去年煙花特別多

話說很久在有線看了一套電影的結尾部份,而那部電影叫做Chinese Box,涉及了香港97回歸事件,看得很感動,於是心血來潮找些以香港回歸為元素的電影看。稍作搜尋,看到了一些很熟悉的電影名字,在當年年幼的我來說,單從名字就覺得是幾套十分沈悶的文藝片,現在回看,原來就是陳果導演的回歸三部曲。

整套電影借回歸一事,顯出五位退伍華人英兵對於自身身份的疑惑,經歷了管理者的交替,他們到底是誰?這就是電影的出發點。坦白說,這電影沒什麼令我去思考,但帶給我的是展現了一段在97左右的歷史,是從這群云云人海中的小人物的角度,來訴說回歸這個故事。大量的配樂運用、隨著時間推進的色調、寫實的拍攝手法、地道的對白,讓我回到1997從新審視回歸。

回歸前後,人人表面如常,但是心境上卻有種微妙的轉變,地不變人變,就如電影中的黑社會大哥榮哥所說,香港變成一個新嬰兒了。主角家賢堅持自己認為正確的事,但對著現實也得低下頭,比如說一開始對黑社會厭惡,但為了糊口也得為榮哥擔當司機。雖然行為上多次改變了,但內心深處的價值觀還是沒有改變。

在電影的最後,家賢自以為能阻止兩群年輕人打架,但是失敗了,兩代的不同突顯了時代的改變,令到家賢更迷失自己的身份。香港人的特色是變通,家賢不懂變通因此迷失了,但失憶變通了他,因此到最後是充滿希望的,笑著望向遠方。他的弟弟家璇,反叛不懂分寸,加入黑社會、打劫當遊戲、把女學生扔下電車等等,在電影中的大部份時間,他做的事受到大家認同的。爸媽支持他的「劫富濟貧」,和「不理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的道理一樣;打劫,為了錢可以不惜一切,家賢的朋友都認為一次成功可以衣食無憂,值得一試;不滿女學生的不屑咀臉,就一下子把她從電車二樓扔下,該女學生的同學立刻歡呼擁戴,車上乘客無不拍掌。但這個角色,最後因為自己一己私慾而被另一個更有機心的人殺掉了,時代改變了,有些人的本性還是一樣,只是藉著這個時代,人們才顯出自己的本性。

就如電影名字,煙花在電影中出現了數次,每次都是這麼耀眼,大家都會自然地被它吸引著,但在陳果的拍攝下,卻拍出人們眼中的一種唏噓。煙花爆發的一剎是很精彩,但是也知道它們很快就沒有,或許這就是唏噓的原因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