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蛋

也許有人不知道,其實我做人十分悶。

回想起來以前也好像不是這樣,自從讀了設計後,抗悶能力大大提高,看書看風景這些當年覺得無聊至極點的行為,現在也慢慢變成興趣之一,再加上近期開始關心起社會、政治,日常話題逐漸轉移至理想、設計、電影諸如此類,而且一談起來就很起勁,只是這些其實沒多少人真的喜歡到連日常生活也作為話題,反過來會覺得我這些事情也怎麼這麼認真,什至覺得這個人也挺無聊的 (即使一起讀設計的朋友亦如是) ,所以換來的結果就是我也不多說這些話題,說回些身邊的日常事。只是說到底,其實我真的喜歡比較說這些。

另一個問題,我想也是本人的問題,最近為人變得比較冷漠了,比較喜歡多些獨處時間,看看書、畫些東西、思考一下,比較有得著,也不用太介意朋友的想法,因為我也是個頗受影響的人,獨處讓我更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人多起來往往就喜歡高興熱鬧,只是熱鬧過後,又覺得剛才其實這樣子很無謂,不知道在做什麼,和朋友的關係好似僅止於飲飲食食 (除了會和我談天說地的朋友) 。相反,明明毫不認識、在社會中受到不公平對待的人,我倒十分關心,心底那股熱血又會不自覺地湧現,而且會為自己享樂而內疚。久而久之其實我對物質上的享受帶著一絲絲厭惡,「夜蒲」這些打著「認識朋友」旗號去識女仔、飲酒作樂的活動,就是徹徹底底地心中不喜歡的。

道德觀太高嗎?也許吧,只是這些價值觀深深植根於我心,即使我想放縱也不能了,因為我的心總會提醒我真正覺得有趣的事、真正重要的事,所以我才能成為悶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