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資格

資格,就是通過上級規範出的一些條例去證明自己的能力,也證明自己有權利去做更進一步的事,例如進修。這是一種提拔下級的方法,由於要保證質素所以才有規範的出現,但要是上級變得迂腐保守呢?要是規範的準則變得軟弱無力呢?

尤其資格都是由高高在上的建制去制訂,而建制的取態因為要顧全大局多傾向保守,死要面、要付合傳統的情況比比皆是,即使你的建議是有其特別的觀點,一但違反常規或衝擊一貫的價值觀就會不予接受。如是者就進入一個死胡同裡:不接受創新所以創新不了,而符合資格的都是倒模出來沒有進步可言,這種情況對要求創新的行業尤其是死穴。創新的大前提,是要有開明的上級,並非指事無大小都接受新的建議,而是容許甚至接納他人反對自己的意見,不斷審視自己一貫的方針。世上除了無緣無故搞事和對你有成見的人外,其他人的指責都是有其原因的。

上級啊上級,你憑什麼去指別人沒有資格?沒有資格就是連第一步都踏不出去,連試的機會也都否定了。所謂的準則就是關心能不能保住面子,要求舉出符合準則的例子又舉不出,舉得到的都是陳腔濫調不求突破的規範,這種理由在我看來可笑得很,尤其是出自一個身為教育的人的口中。很老實說,這篇是發泄文,但你不能否認當中的道理。資格的定義無可否認是因人而異,不過用錢來堆砌門面工程更多於用錢來找賢能之士,可想而知其資格的制訂是多麼膚淺。

你沒資格去制訂資格,因為你連本份都做不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