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啖笑的 Conqueror Typographic Games

不久前在 Facebook 就看到這個 Conqueror Typographic Games,貌似很有主題於是有興趣參加一試。Conqueror 的信紙設計比賽在學校參加過,畢業後也參加過一次,感覺上是一個頗認真的比賽,即是有一堆人去評審然後過好一段時間後才公佈得獎作品的,我都把它算作頗認真。根據以往的邏輯加上比賽網頁做得頗特別,推斷出這次應該也不錯。看了一堆資料後,發現原來有個 Gallery 的選項,按進去赫然看到上圖的情境,以為比賽已經完結,殊不知原來我根本就誤會了整個比賽。

細看之下,比賽的評選方式原來先由大眾 (即 Facebook/Twitter) 投票,最後五十強才有資格讓 Jean François Porchez 為首的評審小組去審視作品,亦即是比賽真正的參選資格是把自己的票數推至五十強內,聽上去除了有點兒戲外好像沒什麼問題,但吊詭的地方在於每人的起跑時間。

比賽直至四月三十日,比賽大概開始了一個月,距離截止尚有兩個多月。先不談作品的質素,談談它們的票數,各位請看,第一名是四萬多票,四萬多票啊!老實說有哪個真的會投給下面那堆隨機出現的作品,那堆作品驟眼看最高的才三千票,而暫時的第五名都二萬多票可說是「車尾燈都見唔到」。所以整個比賽一字記之若—快!愈早交作品就已經贏了一半,再不停動員社交平台中的姨媽姑姐投自己票,把自己擠在前五位,自然自己的作品就在往後的比賽名列前茅、難以動搖。當然前五十名就可以了,但誰知道第五十名有多少票呢?自問連幾千票都種不出來的我,最後當然對如斯圍威喂的比賽提不起勁。

整個比賽中的「偷步」及「種票」問題,令人質疑比賽評審的準則界線到底在哪。這種所謂的民主式投票原意「或許」是好的,然而最終往往變成拉票大戰,加上這次不公平的展示比賽作品方式,加劇了高低票數的懸殊。設計比賽變種票比賽比比皆是,然而大多數只發生在低水平的比賽,沒想到 Conqueror 紙行也成為其中一列。

但願 Lady Gaga 能參加比賽,把第一名奪取回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