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西洋遊記《二》:阿姆斯特丹 (少量18+)

史詩式超長篇日記終於更新!距離旅行其實都過了半年(過得真快)才寫到第二站,只能說有拖冇欠,但不禁有點擔心進度啊……希望能寫快一點點吧,請繼續期待。
由於文中出現 Sex Museum 的少量圖片,十八歲以下人最好請勿觀看,也 NSFW (Not Safe For Work)。

21/9

來到阿姆斯特丹,下機後轉火車前往 hostel。因為是第一次住所以不太了解 hostel 的環境,當然也不會期望太多,但當我到看到這個 hostel 是一座看起來有點像醫院的紅磚建築物,心裡已經覺得它應該有點不一樣。裡面大堂樓底很高,而且也算有點設計過所以看起來不錯,住宿的房間也很乾淨企理,唯獨是這間 hostel 位置上離市中心遠了點,要坐電車巴士才能到市中心。到達時已是晚上八時,從火車站到 hostel 的路程中,沿路都看不到什麼餐廳,正煩惱該到哪裡吃晚飯的時候,看到飯堂好像還有服務就過去問一下。他說晚餐本來是收費,但因為差不多完結所以就不收我錢,這樣子就省了一餐晚飯,而且味道還不錯!

22/9

原本打算先到二戰的歷史古蹟 Anne Frank House,但由於早上十時已排了長長的人龍,就臨時改道前往北部、河岸對面的 NDSW Werf。就在步行前往碼頭的途中,突然聽到「叮、叮、叮」不停地響,就是那種高速火車要來了、禁止經過路軌的聲音,然後孤陋寡閒的我就看到前面的橋打開了!就是倫敦塔橋那種。從來我只在動作片中看到,或在電腦遊戲中在上面飛車,但現場近距離看到還是第一次!

IMG_9879
!!

渡河的碼頭就在這條橋的附近,不消一會就來到碼頭並坐上渡輪到對岸。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渡輪都是免費的,而且設計成能夠容納小型的單人汽車、電單車及單車,很配合阿姆斯特丹的交通。這個 NDSW Werf 其實是一個活化了的廢棄舊工廠區,會定期舉辦不同的活動,如放映會、DJ表演、滑板表演等等,很文化氣息也帶有一點嬉皮士的味道。今天舉辦的是跳蚤市場,特色是一半在戶外、一半在舊工廠內舉行,所以佔地很廣,放眼看去都是商販和人潮,好不熱鬧。然而,它不像一般的免費跳蚤市場,入場前要先收取四歐元入場費!而且重點是商品的質素都令人難以入手,或許說是不符合遊客會更為合適,因為家居用品、日常衣服為數較多,一家大小的都滿載而歸,我則有點失望。

IMG_9916
工廠內的跳蚤市場

IMG_9977
一個字也看不懂的路牌,但很漂亮的設計

離開了跳蚤市場就溜進了旁邊的另一間舊工廠,內部主要可分為兩個區域:地面的是藝術村 Werf Dock,架空則有一個滑板場。藝術村設計得像一個城市,工作室是一座座的「建築物」,工作室之間形成「街道」,地下與二樓又有些交錯,有種生活在室內城市、過著模擬人生的奇妙感覺。不知道是我來得不合時還是怎麼,差不多每間工作室都沒有人,尤如死城一樣……相反,架空的滑板場卻很熱鬧,一上去就看到很多年青人和小朋友在這裡練習,曾經有一剎那想過租塊滑板試玩,但最後還是淆底加珍惜時間而打消念頭。

IMG_9951
藝術村 Werf Dock

Father & Son
父子

後來走到岸邊的一間 cafe 附近休息一下,那裡有個一歲多的小男孩和他的母親同樣在岸邊休息,那個小孩子笨拙地走來走去,非常可愛。那個孩子察覺到我在看他,傻笑著走過來,看來也蠻喜歡我,他的母親也過來跟我聊天起來,她是本地人,見今天天氣好就來這邊逛逛。她的丈夫是個中東人但不會說荷蘭語,所以在家中會以英文溝通,但又會分別教兒子他們自己的語言。她問起我的名字,我先說了我的英文名 Roy,她就再追問我「真正」的中文名怎麼讀,看來英文簡稱在外國人眼中還是有點古怪。禮尚往來,我也問她怎麼稱呼,接著我就聽到一串又長又難發音荷蘭語,我怎讀也讀不好,她笑說荷蘭語有些發音很像上痰的聲音,讀不到也很正常。

她問我香港是個怎樣的地方,我說是一個很擁擠、有很多高樓大廈的地方,西方人應該會覺得很特別、新奇,同時我也說它有很多問題,例如近來發生的國民教育事件,但到最後也補了一句:「我想每個城市都總有自己的問題,只是遊客不會看得到。」這是旅程中第一次和當地人聊這麼久,好像了解這個城市多一點點,這種有點超越單看表象的旅遊,讓我對異地的文化更感興趣。

IMG_9973

IMG_9974
戶外 cafe,很休閑

和兩母子道別後,就動身前往同樣在北岸的 EYE film Institute,是個以推廣電影為主的博物館,內裡有展覽、影院、餐廳,可說是百老匯電影中心的超級強化版,其白色牆身及三尖八角的造形令它即使在對岸依然十分醒目。當時並沒有特設展覽,但常設展覽都很好看,設有不少互動裝置,例如有一個很暗的房間,內裡播放著電影名作的片段,能夠透過操縱桿控制電影播放的速度;另外有一些超小型兩人位電影院,看上去很像商場內讓小孩玩的那種機器,可惜都給情侶霸盡所有座位,無緣一看。

IMG_0015
EYE film Institute

IMG_9982
河岸中的地球裝置藝術

回到對岸的中央火車站,赫然發現已走到鼎鼎大名的 Sex Museum!從館內出來的每個遊客都笑得合不攏嘴,內部又不時傳出大笑聲,實在非常吸引,所以這個原訂於旅程後段的景點,改為現在就馬上參觀!進到門內兩旁的櫥窗已經有各式各樣有關性的展品,館內的當然更多,性雕塑、漫畫、玩具、照片什麼的一應俱全。另外亦有不少一比一會動的裝置,例如露械的變態佬、放屁的屁股、Phone Sex 之類。最有趣的是二樓的一個機關,兩旁是非常搶眼的巨型陽具椅,機關卻藏在中間貌似普通的椅子,當有人坐上去,椅下就傳來一下下沉實有節奏的啪啪聲……從其他女遊客的反應就得知是很奇妙的感覺,事實上亦有男士試坐,但他看來不太喜歡這張椅子……

IMG_0045
自吹自擂……

IMG_0030
陽具椅……

IMG_0036
連洗手間都是相關的設計……

23/9

今天是現代藝術館 Stedlijk Museum 閉關一年、裝修重開之日,在香港做資料搜集時發現時間吻合,就故意安排在行程之中。一大清早門口已有一條小人龍,還有記者對參觀人士做些採訪,看來這間博物館的久休復出頗為觸目,不論是本地人還是遊客都慕名而來。裝修前的博物館我未去過所以不知道改進了什麼,但最明顯的改動是正門加設的部份,看起來像個按扁了的巨型白色膠盤,非常醒目又現代化,與本來的紅磚建築形成很有趣的對比。若然平時有留意品牌評論博客 BrandNew,應該看過有關其形象設計的爭議,用文字排成的 S 形 Logo 看著還是有點古怪,但將排列方式應用在指示牌倒效果不俗,沿用其品牌的白色、乾淨風格,逛這座博物館的感覺很統一舒服。

IMG_0220
Stedlijk Museum

IMG_0080
開幕日就有人龍,很強

展覽主要展出 1950 前的藝術及 1960 後的設計,每個展區劃分成指定時代並附上解釋,因此很好理解,走一圈就大約了解近年藝術設計史。或許是第一日開幕的關係,環境特別乾淨,選取的展品都是簡而精,一路慢慢走很流暢。有一間木屋要排隊才能一窺究竟,我在那裡排了約十五分鐘才能進去,裡頭是個舊式小酒吧,就像之前在哥本哈根看到的《FIVE CAR STUD》那種時間停頓的感覺,但更多些奇幻元素。五顏六色的燈光和懷舊佈置都很有味道,驟眼看還算正常,但仔細一看,酒吧內每個人都是時鐘頭,很點詭異……

IMG_0210
很喜歡內裡的電梯設計,很有科技感

IMG_0194
詭異的酒吧

話說回來 Stedlijk Museum 正位處於博物館區,文物博物館 Rijkmuseum 和 Van Gogh Museum 就在附近,而附近的 “Iamsterdam” 巨型文字裝置更是遊客留倩影的必到之處。看畢 Stedlijk Museum 就到 Van Gogh Museum,可惜內裡只剩下一半的展品,因為將會維修的關係相信另一半已移至另一個博物館。話雖如此館內仍然留有不少名作,像《向日葵》、《夜鴉》等,真蹟充分表現出他獨樹一格的顏色與筆觸,筆觸之間的混合令畫作多了一點夢幻的味道、多了一種層次,遠一點看、讓顏色混合在一起時又有另一種魅力。

IMG_0074
Iamsterdam

接著就坐電車往東北方的小島Loods 6,這是一座如赤蠟角般的人工島,主要是住宅區但有一座集中了設計、藝術工作室的建築物,然而內裡除了有個展覽外,大部份都是私人的工作室,沒什麼好看。由於是人工島,基本就是一條直路到底,也沒什麼人而顯得很冷清,我閒著沒事幹就沿著海岸走走,看看海景。由於這個島比想像中大又無聊,我就忍不住折返回到 hostel ……

IMG_0404
離開時看到的彩虹算是補償吧

24/9

一大清早就和剛認識的巴西室友 Alex 一起到 Anne Frank House,這是 Anne Frank 這個猶太小女孩在二戰時期藏匿的地點,現已改建為一個博物館,雖然之前未聽過她的名字 (好貧乏的知識…),但她的照片我總覺得在某處看過……她的成名源於戰時寫了一本日記,也就是現在集結成書的《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詳細記載了二戰時期的日常生活,從字裡行間了解當時的生活環境以及 Anne 的心路歷程,為歷史帶來了一個更平易近人的角度。由於展館不准拍照加上博物館的性質較為沉重,這裡少了旅遊景點常有的吵鬧氣氛,一進屋內肅靜之感油然而生,大家都很專心認真地參觀。屋內原有的物品大部份都已搬走,取而代之是資料、模型以及一些 Anne 尚在生的朋友的訪問片段,讓參觀人士從大門走到密室的過程中逐步了解當時的生活。沿路不時出現一些日記內的字句,除了感受到 Anne 的純真也看到戰爭的無奈,不禁令人惋惜。

參觀過後,館內有個問答遊戲般的場地,每個座位有個 YES 與 NO 的按鈕,屏幕上會出現各式各樣關於種族歧視的案例,例如「人們有言論自由去遊行,表達對某個種族的不滿嗎?」然後在場的人能夠投票並即時顯示出場內的選擇。很多以為理所當然的卻永遠有一部份的少數人持相反意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但我更相信人類這個種生物本來就不是每樣事都理所當然,即使無論怎看都是有問題……

此時 Alex 在紀念品店遇到個同鄉,他們言談甚歡加上我另有安排,就先暫時道別,Hostel 再見。我先到博物館島參觀 Rijkmuseum,卻不知維修的關係只開放小部份展館,才二十分鐘左右就逛完了,入場費卻依舊是 14 歐元!完全中伏… (按:出這篇日記之時好像已維修完畢……) 唯一的補償是它的票尾能當優惠卷用,在附近一間餐廳買飲品會有折扣。我就選了個近戶外的位置,坐下來喝杯 Bitterlemon 休息一下,甫坐下就突然大風起夸雲飛揚,廣場中的水池泛起陣陣漣漪,原本與大字 “Iamsterdam” 合照的遊客們,都被吹得站也站不穩,最終我更被逼徹回室內,見天色稍為好轉就急忙回 Hostel 了。

因為今天一直都在下雨,打算押後今晚原訂的紅燈區探險活動,但回到房中就見 Alex 準備外出,一問之下得知他正打算去紅燈區,因為今晚已是他的的最後一晚,也就是最後機會去,所以我稍為整理後,就跟他和另一位房友、來自墨西哥的平面設計師 Oscar 一起去開開眼界。

名為紅燈區,源於櫥窗內的美女及紅燈,所以街上滿滿都有紅光從櫥窗透出,也不乏大麻店和有脫衣舞表演的夜店,非常邪惡,諷刺的是組燈區外圍就有幾座教堂,鐘聲還會傳到紅燈區中,大概是要感化她們吧……因為近年當地政府把紅燈區裁減了不少,加上路中心正在施工,面積比想像中小,我也沒有抱著太大期望,畢竟理想與現實總是不一致。然而,有水準的美女還真不少,大部份都穿著比堅尼,最誇張的是一個無上裝、只用長頭髮遮蓋著胸部的妓女。沿路櫥窗中的美女都向男士們施展渾身解數,扭動蛇腰、擠胸、擺出各種性感姿勢來拉客,但對著非目標觀眾就會變得很冷淡,例如情侶、旅行團之類的 (途中看到疑似一群初中生在紅燈區出現,我跟 Alex 都笑說這應該是實地考察),所以我們這樣的組合還是受到挺熱情的問候,當通過一些較狹窄的街道時有很強烈的壓逼感,大概是在熟食中心經過時,每間餐廳都叫你過去享用美食但又不知道該選哪間的感覺。根據網上的資料,她們的市價是30歐元半小時,不算太貴但我當然沒有惠顧啦哈哈哈哈。

為了保障性工作者的私隱,紅燈區內不准拍照,但到了街尾部份,因為不太會拍到所以有不少人在這裡拍合照留個倩影。Alex 興之所之也找人幫我們三子拍了張合照,碰巧 Oscar 發現幫我們拍照的那位女生也是墨西哥人,他鄉遇故之自然忍不住聊了一陣子,之後我和 Alex 跟他說:「怎麼不把握機會拿個 Facebook 或電話什麼的,回到墨西哥也可聯絡一下嘛。不過話說回來,在紅燈區問女孩子拿電話感覺有點不對勁。」

229362_3908182106936_1728229905_n
紅燈區合照,超低解像加雙眼發青光

行完紅燈區,Alex 就想到大麻店吸些大麻,他和 Oscar 都說大麻其實在他們的國家很常見 (其實香港也是),但來到阿姆斯特丹當然也要試試這裡的。我自己連煙都不吸,自然不太好此道,就和他們坐在大麻店聊聊天,看他們吸大麻,嗅一點點店內的氣味就夠了。

最後我們到一間酒吧喝杯啤酒歡送 Alex。店內顧客不多,員工們聽著聽著歌就跳起舞來,在旁的我們未入狀態,看著覺得很搞笑。Alex 跟我們說,其他人的眼神很古怪,不知怎麼常常看著我們,我笑說:「當然啦,你想想,一個黑人、一個墨西哥人和一個中國人坐在一起喝啤酒,要是我也會多看兩眼。」

25/9

阿姆斯特丹真的很小,這幾天下來大部份景點都逛得七七八八,市中心也走了好幾圈,唯有去一些原來沒打算去的一些小博物館打發一下時間。Huis 是一座關於攝影與影片的博物館,地方非常小但今次的展覽主題《View point》很有意思,展品探討觀察者與被觀察者之間的關係。展覽中有一條紀錄片講述兩名職業扒手在短短八小時內將一個普通人訓練成扒手,技巧之高實在厲害,難怪他們不認為自己是小偷而自稱藝術家;另一條影片也很印象深刻,畫面中只看到一群小學生形容 Picasso 的畫作,背後的意思是從一群人的理解去重塑對原畫作的認識。

晚上就到當地其中一間著名的表演場地 Paradiso,去聽一隊來自美國的二人樂隊 The Helio Sequence。其實幾天前我才知道這個地方,想試試在外國看小型表演 (我反而未去過香港本地的 Hidden Agenda ),嘗試感受一下當地的音樂生活。The Helio Sequence 是我很喜歡的英式音樂 (Alternative Rock 或許更準,但感覺很英式之前還誤會是來自英國),尤其喜歡鼓手充滿感情、全神貫注的演出,只可惜觀眾比想像中少,氣氛沒有想像般那麼好。


當天最喜歡的一首歌

晚上回到 Hostel 看到新來的房友 Andrew,來自羅馬尼亞,小聊之下知道他也是平面設計師,談得興起就到 Hostel 的酒吧一起喝杯啤酒。他是一間小型廣告公司的老闆但才廿四歲,很早已創業,但老實說從他的作品集來看,作品質素實在不怎麼樣,基本功很差。正因如此他把公司暫時交託給其他人,隻身來到阿姆斯特丹找工作,為的是從他人身上去重新學習設計。我也和他聊了很多關於自己國家的問題,我本身不太暸解羅馬尼亞的環境,但從中得知其國家形象不太好令他較難在外地找工作,言談間也聽出他的一點無奈。

26/9

原本打算去多一個地方才離開,怎料早上和 Oscar 聊了一會才知要在早上 Check out (這是我第一次住 Hostel 啊……),急忙執拾好行李便直接到機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