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西洋遊記《三》:慕尼黑

新年文和生日文都沒寫,連富樫都正式復出,嚴重脫稿的我當然不能服輸,終於在事隔兩年後在這個復活節假期死出第三篇!這樣子總算寫到一半了囉,非常好!話說回來,寫回這些文章,總是回憶當時美好的時光呢……

26/9

承接上回,由於提早離開 Hostel,身負行李的情況下也沒什麼選擇可言,老早就到機場等待前往慕尼黑的航班,全程等了足足九小時,全程還是依靠看blog和上網打發時間。

抵達時已是深夜,一下機就轉乘火車到中央火車站,與久未見面的舊同學阿奴會合。慕尼黑之行是湊巧發現 Oktoberfest (啤酒節) 與行程吻合,阿奴又在柏林工作假期,所以出發出已計劃結伴同行。由於他在德國生活了約半年,懂一點德語也對當地文化較為熟悉,所以這站的行程都由他打理,無需精心策劃、專心體驗旅行自然輕鬆得多,也因為一點點的未知感而與之前的旅程感覺有所不同。

我們慕 Oktoberfest 之名而來,世界各地的旅者亦然,Hostel 的預訂早已爆滿,或坐地起價至一晚 90 euro,基本住宿成為問題。有見及此阿奴建議大部份時間都在火車站露宿,六天的行程也只訂了兩晚 Hostel 以便梳洗。雖然這不失為一種體驗,但畢竟人生路不熟說不擔心安全和衛生就肯定是騙你的。原本第一天的安排是住 Hostel,但因為航班在凌晨時分抵達而無法 check-it,變相第一晚成為露宿之夜。

放眼各處,其實也有不少年輕背包客在露宿,也有一些熟悉的亞洲人面孔,對於第一次露宿的我來說多少比較放心。而我第一樣從露宿學到的,就是選址的重要性,起初我們打算在儲物室的一角休息,貪其狹小較有安全感,沒什麼閒雜人等而且有閉路電視監視,安全性是無庸置疑。可是露宿這碼子事本來和舒適扯不上半點關係,縱使有睡袋墊一墊,和骯髒的地面稍稍分隔,還是感覺得到硬梆梆的地板頂著背部,猛烈的燈光亦令人難以入睡 。本以為解決了地方的問題,想不到十五分鐘左右警察就進來驅趕,說只容許在火車站或商場裡睡,我想是避免妨礙別人使用儲物櫃吧,無奈之下也只好轉移陣地。

在這裡先稍稍講解火車站的結構,大約可分成兩個部份:一邊是有天幕覆蓋的月台,大概是哈利波特中,王十字車站那種標準月台格局,但左右兩邊大門是常開的,所以雖然是「室內」但跟戶外一樣冷;另一邊則有一個商場,晚上商鋪會關門,但商場是廿四小時自由出入,因為有玻璃門阻隔的關係而溫暖得多,大部份人都選擇在這裡露宿,所以逼遷後自然也搬到這裡。我們不選擇商場自然有原因,搬來後環境開揚,噪音少不免,最麻煩的是 Oktoberfest 製造的醉酒人士在附迎游盪,到處叫囂,更甚者在露宿者 (真正的露宿者,不是我們這些過客) 旁大力踏地,故意弄醒他們,非常不尊重他人。

 

27/9

一整晚過後大概只睡了一兩個小時吧,全身腰酸背痛又欠缺精神,但還未到 check-in 時間,只好先把行李寄存在 hostel,先到對面的一間酒館吃個午飯。起初也不知道這間酒館有什麼特色,後來才知道出這是啤酒節中六大啤酒中,其中一個牌子 Lowenbraukeller 的酒館。酒館的特色是釀酒廠與餐廳相鄰,所以每杯啤酒都是即叫即倒,非常新鮮;圓拱石頂配以實木枱的設計,以及掛在上頭的一些植物裝飾及旗織,營造出一古色古香的風味,很符合酒館的格調。

我們要了德國的招牌菜豬手、德國腸、雞肉和薯仔,豬手是無庸置疑的煮得很軟、很好吃,有趣的是薯仔,第一眼看上很像一般的薯蓉,咬下去卻是有點像桂花糕的軟糯質感,和期望有點出入但味道其實還不錯,就是吃多點就覺得飽滯。當然,啤酒是主角,但因為想留力在晚上大喝特喝,所以才點了一杯普通大小而不是傳說中的1L大杯,這就是我在幕尼黑的第一杯啤酒。

由於我們是搭枱,喝啤酒時大家都會跟附近的人說聲乾杯,阿奴就教了我說德語的乾杯 “Prost”,酒館內大家肩並肩,雖不認識但互相 Prost 起來。再隔數個位其實有一群有點醉的意大利人,他們異常亢奮,久不久就敲杯叫囂、唱歌,在椅子上走來走去。本以為這只是熱情的表現,但我看到坐在我們另一邊的德國夫婦看來有點尷尬無奈,阿奴跟我說很多德國人其實不喜歡喝醉了的人,這個資訊令我有點驚訝,因為很違反我對「啤酒節」的印象,哈哈。

話說回來,倒是來到慕尼黑才知道阿奴對啤酒如此感興趣,對啤酒的味道、釀造、歷史等都很有研究,他會指出這個牌子的味道較其他的怎樣怎樣,另一種又比較什麼什麼,對我來說就不太嘗到之間的差異,但即使行外人如我都嘗得它跟以往喝的味道有點不同,比較清爽、易入口,非常好喝!令我也開始期待在 Oktoberfest 嘗嘗另外五個大牌子。

吃完午飯到 hostel 洗個澡就倒頭大睡,一直昏睡到黃昏才起床,梳洗一下就準備好參加 Oktoberfest!它有自己的 dresscode,男的是格仔衫吊帶短褲,女的是低胸花邊裙。其實到埗當日已見到不少此類裝扮的年輕人,到中央火車站時更是到處都是這種服飾,當時覺得有點奇怪,現在才知道是dresscode。幸好我剛巧有件紅色格仔衫,縱使其他配件一律俱缺,看起來已經較為應節。

Oktoberfest entrance我印象中的啤酒節是一大群人在帳篷內,桌上滿滿都是大啤酒杯,每人都在大口大口地喝,親身到場才知道帳篷外的部份像一個大型嘉年華,有各式各樣機動遊戲,不同在於多了很多啤酒和不少美女 (真的比一般在街道上看到的多好多……)。原本想到帳篷內一探究竟,奈何原來內裡的位置要早早預約,臨急抱佛腳自然無緣一試。

最後我們選了其中一間啤酒廠吃飯,牌子就忘了食物則午餐大同小異,不同的是終於一嘗 1L 大啤酒!雖然這兩天已看到不少,但拿上手才能感受到其重量感,很震憾!雖然份量不少,但根據阿奴的說法,質量好的啤酒其實不易醉,我喝完一整杯後神智還算清醒,但就挑起我玩機動遊戲的筋,阿奴因為一些私人理由就不玩了。玩了個在空中轉轉轉的千秋,又玩了個奧運五環過山車,因為喝了酒的關係感覺特別 high,帶點醉意在空中翻來覆去,五光十色的嘉年華燈光在眼前來來回回好不過癮!

IMG_1640從過山車下來後就看到阿奴在幫三個德國年輕人拍照,拍完照後他們和我們聊起天來,大概是亞洲人面孔始終比較罕見,因此帶點好奇而跟我們攀談,最易記的那個叫 Max,另外兩位的德國名太難發音就不記得了,他們來自國內的小鎮,從他們口中得知 Oktoberfest 其實全國都有,但幕尼黑的當然是最享負盛名,所以特地坐火車來參加這個盛會。我倒邊走邊談,上至政治下至溝女無所不談,非常投契,本來打算一起喝多杯啤酒再聊聊,可惜當時已是清場時間附近又找不到酒吧,只好作罷。途中 Max 曾經拿出一小瓶白色粉末出來用鼻子吸,還問我要不要試,我想這不是K粉吧……後來他說其實是薄荷粉用來提神而已,不過我還是婉拒了,阿奴倒試了點。

臨別前 Max 提議大家合照留念,此時發現在 Oktoberfest 找個稍為清醒點的人幫忙拍照有點難度(大概阿奴當時就是看起來很清醒的樣子),不然遇著醉漢手滑一下、或有人立心不良一拿到手機拔足狂奔,到時可真欲哭無淚,最後我們找到一對情侶幫忙,才拍到以下這張合照。

最中間那位是臨時加入的,左二就是我唯一記得名字的 Max。

28/9

一大清早仍帶著醉意就要出一趟遠門,因為今天要坐火車到慕尼黑西南部的小鎮 Fussen,去看著名的新天鵝堡和阿爾卑斯山,但只是山腳的一小部份。由於不熟悉那些火車的的班次加上坐過頭了,雖然一大清早出發,最後還是遲了好幾個小時到達。

一到達就看到阿爾卑斯山,不是主要山脈但依然是高聳入雲的級數,從山腳下看非常壯觀。之後乘巴士到較高處的地方,從山徑中步行到新天鵝堡對面的 Marie Bridge。沿路因為被茂密的樹林遮擋陽光,時明時暗,但一走到橋上就突然是另一番景象,向山的一面看到茂密的楓樹林,另一面則看到在寬廣的青草平原中聳然而立的新天鵝堡,長河與紅頂的小屋在草原中點綴,非常「歐陸」的畫面。接著我們打算往更高處進發,選擇了一條比較偏僻的小徑,由於很少遊客走這條路而且一路上除了樹也沒看到什麼,此時才發現原來己經走到一處更高的觀景點,在那處的景色更開揚,可以看到平原更遠的地方,新天鵝堡也比剛才看起來小了許多,最重要的是沒有橋上遊客的吵鬧聲,在這裡可以很平靜地、慢慢欣賞美得有點震憾的景色,。

IMG_0447往 Marie Bridge 中的景象,以阿奴的身高作對比就明白那些樹木有多高

IMG_0542從 Marie Bridge 看過去的新天鵝堡

IMG_0550另一面的楓樹林

IMG_0512更高處的超級強化版景色

在崖邊除了看到新天鵝堡,也看到即將要去的阿爾卑斯湖 (Alpsee),在這裡也看到可想而知它的面積有多大。走到湖邊可以看到水質非常清徹,湖面波平如鏡,配上附近山脈的倒影整個畫面漂亮得不得了。在入口處碰巧遇上樂團在用長號角狀樂器演奏,四人面向陽光對著磅薄的阿爾卑斯湖吹奏,好不威風。原先打算租一架小型腳踏船遊湖,一來爽二來可以任意定位拍照,但我們進店內時,店主說已經過了營業時間,最後一堆遊客也己遊船完畢(碰巧也是香港人),阿爾卑斯湖看上去雖然大,但我們想繞一圈也不會太花時間,從來我們是改為徒步繞湖一周,沿途雖然都是同一個湖,但角度稍有不同已呈現另一種美態。殊不知路程比想像中遠得多,一走就走了足足兩個小時,走到一半時已是黃昏,景象當然更有風味但也開始入夜,出口之時太陽更下了山,幸好手機有燈用一下,不然真的要摸黑回去。我們走到見接駁巴士站等車回火車站,此時亦有三名遊客在等車,人分別是一對剛畢業的疑似美國情侶和一個不太會英語的韓國女生,既然有人在等大概還有些班次吧。等了一陣子發覺有點不對勁,一查時間表才驚覺尾班車早就開走了!但我們也不肯定於問問他們三人確認一下,怎料原來他們也是毫不知情,若然我們沒有開口一問,他們或許會在巴士站再呆等多一兩個小時……因為這次偶遇我們一行五人組成了「的士聯盟」,在當地餐廳的幫忙下召了兩部的士接載我們下山,整個過程可謂有驚無險。

IMG_0596應該長約四米

IMG_0603霸氣外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b5Oc04d58k
話說回來怎麼旁邊有人在游泳啊……

IMG_0614IMG_0695IMG_0686這是我

我們一行五人也坐同一班火車回去,轉車時大家就分別了,此時又有人找阿奴幫忙拍照,這次是一名叫 Sonny 的新加坡旅客,性格非常好動熱情。阿奴本來只要幫他和一對美國情侶合照,看來他們是剛認識的,然而就在三言兩語間,我和阿奴也不知不覺加入了他們的「聚會」。我們一起上火車,坐在疑似霍格華茲列車般的車廂內談天說地,Sonny 很搞笑也很健談,說到那對情侶中女的很像 Mila Kunis (說實話也真的挺漂亮),因此一小時的車程在歡笑聲中轉眼過去。大家交換了聯絡方法後後繼續各自的行程,我和阿奴也回到中央火車站,又要繼續露宿的生涯。

IMG_0716左一是 Sonny,右一是 Mila Kunis

29/9
第二天早上就到車站的收費浴室洗澡。這是我第一次在這種地方洗澡,男女當然是分開的,裡面有一個個獨立的淋浴室,因為露宿人士不少所以供不應求,洗得慢一點都不行,不過我也洗得很快,因為我那間偏偏只有冷水,但因為等了很久才有這間,加上濕了身也沒辦法,唯有硬著頭皮快快沖洗一下就算了。

今天我我們坐地鐵去參觀 BMW Museum 和 BMW Welt。這兩座建築物座落在一個像工業村的地區,而 BMW Museum 的外觀是一座碗型水泥建築,很有蘇聯時期建築的味道,和周圍冷清的氣氛很配合。裡面的展覽設計質素非常高,以冷色發光牆身為主調,很配合 BMW 汽車的質感。入口處就已是鎮館之寶、由柏林裝置設計公司 ART+COM 製作的鋼珠裝置藝術,會不斷組成不同形狀,時而像布時而像車,鋼珠流暢的滑動令它看上去很不真實,像是 3D Rendering 一樣。整個展覽在講述 BMW 一路發展的歷史,從古到今,它的展示方式設計得相當有心思,將展區分成一個個空間,並運用了層數的高低差和金屬橋之間的接口,將各層展品連接之餘保留開揚感和統一性。走到展覽最後才到展館地下,那裡羅列了 BMW 的汽車,再往前走就是概念車的部份,之前在網絡上瘋傳過的布質汽車也有展出,最後沿著螺旋行道向上走就會回到地面,沿著行道再往上則有一些小展覽。從電梯下來時,可以看到圓形的內部空間和螺旋行道營造出一個很具科幻感的空間,這個博物館真的設計得非常有心思。

IMG_0830BMW Museum

IMG_0826

IMG_0760IMG_0759館內到處都這種別具心思的展現方式

IMG_0743IMG_0798IMG_0812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zPH5EaFa_k

而 BMW Museum 訪邊就是 BMW Welt,外觀和內部設計都非常誇張奪目,和剛才樸實的水泥建築形成一個對比,外層是由三角金屬與玻璃片組成一個流線形、扭來扭去的建築,內裡則是樓底十分高的展銷場,不同款式的 BMW 都在這裡銷售,看完 BMW Museum 再來這邊根本就是引人買他們的車!和一般展銷場一樣,裡面的汽車可以試坐的,我們當然也隨便找架試試了,而有些比窗名貴的車就鎖上了,連坐上去感受一下的氣氛也沒有。而場內亦不只試坐,還有試駕的服務,會從架空的停車場駛出 BMW Welt,像是日本動畫中機械人要出動的格局,非常有型有氣勢。

IMG_0720
BMW Welt

IMG_0843停車場

館內餐廳只有些點心價錢又貴,而附近又只是一堆工廠和高速公路,於是我們到兩個地鐵站車程以外的一個商場吃飯,之後又回到這區(真白痴的城市設計……)去看非常坑爹的 Olympia Park。當日天氣陰暗微微細雨,公園沒什麼人又滿地落葉,曾經作為奧運場館的一眾建築物空盪之餘,牆身的玻璃發黃,水漬處處,看來沒怎麼打理,感覺很頹廢。整個公園就只有人工河區域比較像樣,但不知道是故意讓鴨群有食物還是單純管理不周,在水面上有大量浮藻在飄浮……簡而言之整個公園就是非常冷清,這樣的環境對當地居民來說晨運什麼的應該不錯,但作為旅遊景點就太坑爹了。最搞笑的是,在公園深處有個要走上十分鐘才到的展館正在舉行成人表演節目:試想像在外頭清幽的環境人們在踏單車和慢跑之際,運動場館內正在有人表演自慰和脫衣舞,真是非常不搭調的情境……我和阿奴有認真考慮要不要會去看一下,但最後還是打消了念頭 lol

IMG_0854

30/9

這天我們到 Deutsch Museum,本身的 Logo 已經非常懷舊,外牆的蜘蛛網和塵埃加上滿地的落葉令我在入場前非常擔心,但想不到裡面的展覽蠻好看,展廳種類繁多遠超想像:發電、船隻、汽車、火車、航空、造紙、印刷、電影、音樂、太空、攝影等等,人類的科技差不多都包含在內。展品大至潛艇小至螺絲,就連機械零件的款式也多得羅列在一整個櫃子,我以稍為認真的方式行了四個多小時也只逛了約八成左右。要說差的地方就是很多展品都「正在維修中」,而且真的舊了點,雖然有加設一些新的展品,但整體都很脫節、很香港太空館的感覺 (這是阿奴的比喻,實在說得太好)。

及後我們到位於市中心的 Hofbrauhaus Munchen 吃午餐,這是六大啤酒的另一間,翻譯成中文有「皇家」的意思,聽起來十分響亮,規模也比之前那間大得多,容納了更多食客之餘圓頂更多了慕尼黑圖案的畫作裝飾,還有樂隊在演奏助慶,至於食物嘛,都是那些東西了。而我們對面坐著兩個德國男人,很明顯都有點醉,大概又是我們很顯眼的關係,又找上我們聊天了。身形較健碩那個常常取笑他朋友是基(實際上不是,只是打趣),在我們的啤酒久候未到時他們又說會仗義相助,幫我們投訴,讓人哭笑不得。較健碩那個跟我們說他有個泰國女友,說她外表不漂亮但口技很好所以沒有飛掉她,還把她的祼照給我們看(這…),轉頭又說很掛念她,要打電話至遠在泰國的她聊天,跟她說剛剛認識了我們這兩個中國人,還問她會不會說中文……真是發酒瘋發得很標準。

現場樂隊不停表演德語傳統歌曲,而傳統其實來來去去都是那幾首,連我都差不多會哼一兩段,所以對面兩位常常一聽到熟悉的歌曲就亢奮唱歌起來,用酒杯敲桌,不時又跟我們 prost 起來,還指責我拿 1L 杯的手勢不夠男人,因為 1L 杯很重雙手拿感覺太廢,所以就會四隻手指套進杯耳分散一重量,他們跟我說這是不對的,應該要拿著杯耳像平時拿杯一樣才是正宗!所以雖然重了點也唯有改一下拿法了。本來一杯其實都夠,見如此盡興才跟他們兩人一起再來一杯!他們真的非常好玩!

午飯後我們走到一家現代藝術博物館 Museum Brandhorst 參觀,四四方方的建築,外牆以彩色條紋做裝飾,很簡潔現代的設計。進去後開始後侮喝了第二杯啤酒,因為醉意很濃根本提不起勁去欣賞藝術品,裡面偏偏是最正路的畫作雕塑類藝術品,那時候真的覺得無聊透頂,合上眼晴就想睡,連維持正常走路也有點勉強,走馬看花地逛完就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鮮空氣醒一醒腦。

IMG_0966外型很討好但我們都沒有心神去參觀

與此同時,我們發現 Pinakothek der Moderne 就在旁邊,這間博物館我之前就想參覲,因為可能不再回來這區,雖然還是很累時間又有點晚,博物館還有一小時左右就會關門,我們依然堅持入場參觀,殊不知這個比剛才那個好看十萬倍!最後卻只看了整個博物館的一小部份,早就應該直接來看這個嘛……

1/10

早上坐巴士到 Bavaria Film 影城,裡面有國內數一數二的廠景,入口處介紹的都是德國電影所以我不太認識,不過從展示的圖片來看,《香水》以及在 Youtube 上經常被人配上字幕的那套《希特拉的最後十二夜》都有在這裡拍攝。因為主打本土遊客的關係,英語導賞團很少,時間上只能參加德語的導賞團,但導遊也很友善的為我們以有限英文略略解釋。然而影城內遊覽的地方比想像中少,展示的都以舊式技術為主,廠景規模看起來也不大,環境還有點冷清很失望。比較有趣的是一比一潛艇場景,來自1981年的一套戰爭電影,以當時先進的特技而在國內聞名的《Das Boot》,場景製作非常仔細真實,部份地方如引擎還能動起來,在內裡走動時有親歷其境的感覺。此外他們也播映了一些大製作的預告給我們看,其中《Ludwig II》的磅薄氣勢絕對有荷里活大片格局,故事正正發生在之前去過的天鵝堡與新天鵝堡,講述路易二世這個有錢仔如何敗家的典型歐洲故事。但當我還以為還有什麼東西看時,導賞就完了!我還在想之前的只是前菜,還會有什麼大廠景、有人在拍攝諸如此類,想不就這樣!伏味非常濃厚枉我們還坐了一小時巴士到這個偏僻的地方來看這個廠房……

IMG_1009潛艇場景

IMG_1038
鬼佬古裝街

最後一晚在幕尼黑,沒什麼地方去我們晚上我們再去一次 Oktoberfest,臨別再次感受一下 Oktoberfest 的氣氛,而阿奴也想乘機想偷個 1L 杯,他說這是個很好的紀念品,事實上也能買但 Oktoberfest 到處都是空杯偷一個才是王道!而且杯身的設計的確很精美,要不是我還有好幾個國家要去加上背囊空間不足,我也想偷一個。

 

2/10

最後一天在幕尼黑,因為 check out 後尚有時間,和阿奴道別後就背著一堆行李到前天未參觀完的 Pinakothek der Moderne,雖然門票要 10 euro,但這次重溫絕對值回票價。陽光從圓形天窗瀉進大堂,在入口處已經很種很純潔神聖的氣氛,內部主要以白色為主配以部份淺藍的玻璃,這是很聰明的設計,從中透射出來的藍光與白色牆身很配合,感覺上更清新乾淨。空間的高度亦與一般藝術館或博物館不同,樓底極高所以空間感很強,可說是在空間中「留白」,亦一些大型的空中裝置藝術有空間充分展現。上次我只看了一小部份,今次看到更多大型裝置藝術,也有相展,最意想不到的是連電腦、電器以及傢具設計都包含其中,Dieter Rams、Jonathan Ive 的作品都有看到。

IMG_0996非常幼長的柱身

IMG_1046IMG_1098IMG_1103IMG_0985IMG_1125IMG_1065IMG_1097

當我還以為自己時間安排得很好,打算起行前往機場時,再看一下機票上的時間,發現我因為記錯航班時間!錯過了原本只值 82 歐元的航班,變相要買極之昂貴的 325 歐元機票!原來在機場睡一晚再買明天的機票,依然不值但相對便宜,偏偏我早就買了明天要坐的火車票,要是延遲一天就連這個車票也沒了。現在這個價錢差不多是我從香港飛到哥本哈根的價錢!非常肉赤但因為自己的白痴也無話可說,只好含淚拿出我的信用卡。不幸中的大幸,是本來的航班要轉機所需時間較長,現在改為直航則彌補了滯留在幕尼黑的時間,不然到達之時已是深夜,有沒有公共交通工具將會成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