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自以為是

每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價值觀,有人會被稱作自以為是因為他總覺得自己的是對的。但價值觀這回事,不就是自己分對錯的準則嗎?如果自己不認同,又怎會把它當作自己的價值觀?

這裡所指的不是事事都堅持自己的想法不容一絲改變,畢竟集思廣益後總會發現一些你更加認同的新想法,從而作出修正。我所說的是,別人提出的一套觀點時不要妄加「自以為是」的標籤,回想一下你自己的觀點,何嘗不是自己所相信的一套。會堅持想法是很理所當然的反應,沒有人喜歡自己相信的真理是錯的。

討論後無論他只是固執而不想認同你的想法,還是他仍然打從心裡覺得你的觀點是錯,他都不會是自以為是,或許這麼說,每個人的價值觀本來就是自以為是,這是中立而不是負面的詞語。

誠實

誠實是一樣美德我想是公認的,我自問自己都算頗誠實,但也開始想為什麼我會誠實?是為了做好人嗎?說謊是誠實的相反,但我們也知道謊言不一定是做壞事,有時甚至是「美麗的謊言」,那為什麼我不去說好的謊言?當然做好人是一個很理所當然的理由,但我發現自己某些時候的誠實,只是因為自己說謊太差勁。

選擇說謊的人甘願冒風險去說出假話,這顯出他們有一定的自信能騙得到人,例如演技好的小偷寧願在庭上以天真的表情稱自己無罪,更多於去認罪來獲得減刑,即使他很清楚說謊被發現會有嚴重的後果。偏偏我不是這種人,說謊太差的我,有時真的想破頭也想不到一個漂亮的謊言,於是最終多是如實相告,簡單、直接、不用細想,在我看來是很容易的事,因此不太理解為什麼人們會覺得誠實很困難。

或許有一些謊言背負著沈重事實,但說謊的感覺令我渾身不自然,最終還是敵不過這種感覺,乾脆坦白算了。

有沒有影

你置身在一個圓球內,裡層到處都在發光,你沒有影,因為根本沒有影;

你置身在一個圓球內,裡層到處漆黑一片,你沒有影,因為你就是影。

看多了熱血的故事,發覺令我熱血的要點,原來一直都在「傲」字上打轉。

這個傲,是傲視群雄的傲氣,在武俠小說中尤其常見,主角總能以己身之力傲視群雄,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當然這種壓倒性的強勢只是最起碼的條件,真正令我熱血的地方是其姿態:傲、但不得不服的的姿態,俗點說:「串,但串得起。」舉個例,又是第八銅人,兩位主角以自己自創的功夫,走出與別不同的道路,把前人的守舊思想打破,某程度上他們否決了前人苦練數十載得來的推論:「努力就能變強」,然而他們卻實證了「創意才是王道」,令人心有不服,但不得不佩服的心態,也就是一種識英雄重英雄的心理,那種愛逞強的作風、得勢不饒人的措詞明明是很自大狂妄的說法,但這倒令讀著這本小說的人感到熱血沸騰。

有時,這種態度不一定令人佩服,反而覺得你囂張,同一番說話也可以帶來正反兩極的反應,但勇敢去展示自己的選擇已令我十分欣賞,畢竟選了邊就代表要捍衛自己的選擇,今日見到更多的是不敢選擇的的「不肯定」、「不清楚」。但怎樣才是不討人厭的傲?拿捏的界線在哪裡?這我的確是不清楚,但我肯定的是這種橫眉冷對千夫指,擇善固執的態度,就是傲的表現,不用動刀動槍也可以一身傲氣。

又如何

做得好又如何?做得不好又如何?

大概這句就已經點明了「又如何」的威力,絕對是萬能的尾句,無論正反都可以用。我殺人又如何?你會坐牢。坐牢又如何?你會沒有自由。沒有自由又如何?會很無聊。無聊又如何?……沒完沒了的把問題無限挖深直至虛無,把一切問題都拋進深淵之中。聽上去了好像很負面,但其實也能夠用來對抗負面,「不開心又如何?」不過如剛才所說,這句其實和其他「又如何式」句子沒有分別,只是用另一個問題疊在原來的問題之上,沒有解決過問題,倒把其他問題拉下水。

要是有人使出了這招,基本上可以不用和他討論下去,但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對抗「又如何」呢?它真的這麼無敵嗎?

想得到又如何。

高度決定態度

這篇不是攻擊任何人的身高,只是想說說,其實我們我從小成長,身體上最大的分別就是其高度,而這個高度的變化我認為也改變了我們的思考。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還記得小時候乘電梯,總有一邊的按鈕是更高的嗎?過往矮小的我們看一切事物都是巨大的,當時的「世界」比現在的「世界」還要大,那時候對任何我們碰不到的東西很好奇,對「高」總是很渴望及期待,因為我們從身邊的成年人得知,我們終有一日會按到電梯上的按鈕的。我們的矮小和局限令我們對世界充滿好奇,也看到了我們現在看不到的東西,還記得自己以前怎樣去看世界嗎?記得自己討厭每級樓梯都太高嗎?記得自己會注目看螞蟻嗎?記得自己喜歡在桌子底下打轉嗎?

小孩子有趣的一點,就是身體的不停變化,當我們由一開始時照不到浴室的鏡,到看到了鏡、看到了自己變化,視點不斷的改變令我們的生活很微妙的在轉變。然而到了成年後,人們習慣了自己的身高,習慣了這個身高看的事物,對世界的好奇也不自覺地在減少了。

「觀點與角度」這句號稱無敵的金句,其實我們每人都曾經直接地體驗過,我們生活的世界是立體的,立體的價值就在於其多面性,要是有種就不妨趴在地上到街上轉一圈,重新認識世界吧,不過我是不會這樣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