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he Dark Knight Rises: 昇華(全文嚴重劇透)

看畢 The Dark Knight Rise,我會形容為一套很感動的電影,因為它將 Batman 的精神發揮得淋離盡致,尤其處身於一個對「正義」定義得愈來愈模糊、愈來愈嫌麻煩而不聞不問的社會,這套電影在我心中多了一份社會的意義,提倡了身為一個「人」的責任心,以及大家久違了的「做一個好人」。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大追捕:有大綱冇故事

媽的,徹徹底底的一套雷片,早知如此就回家看特首候選人辯論,至少是一套笑片。吸引我入場的是其大製作格局及認真的宣傳,加上取景於母校 HKDI ,很有興趣會拍成怎樣。

所謂的大片感覺也其實是在硬件上投入資源更多,戶外取景相當不俗也頗有心思,敢於起用較特別的地方作為主要場景 (但也不排除是贊助的關係) ,但亦不乏突然低解像的疑似罐頭片段。而電影早段打鬥的色調、鏡頭、節奏營造出危險的氣氛,是電影中最出色的部份,及後的昂坪 360 決鬥雖然非常無厘頭但效果還是十分新鮮。

電影的故事主線其實頗具玩味,除了如常地誤導觀眾,還加入了親情倫理的原素,但執行起來卻非常難看,因為這類懸疑式電影好看與否,關鍵在於揭盅前鋪排得是否具張力,然而這套的電影的根基打得非常差。 Continue reading

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 智慧與反抗

剛看完這部電影,切切實實就是之前所說的具娛樂性又有意義的電影,經鐵拳浪子、生命樹洗禮後,終於看到一部真正好看的電影,感動得要命。

說回內容,主角猩猩 Caesar 在電影中的表現相當奪目,其成長的經歷其實也是人類一生的縮影,因此電影的內容橫跨了各種人生大題目,像是身份認同、種族平等 etc.

Continue reading

好電影

除了設計和畫畫外,看電影是我最喜愛的一樣活動。每人評價電影的準則各有不同,我的準則其實很簡單:

娛樂性、深度。

歷史上不少電影都具有相當的深度,單就最近的例子「生命樹」來說,意境極高,在鏡頭運用上非常講究,用了大量隱喻去展現中心思想,然而如果單以故事來作準則,其實它的故事簡單得很,而且文藝味道極濃,娛樂性可謂相當低。

在這裡我指的娛樂性是很直接的「有趣程度」,不是搞笑或什麼就算是有娛樂性,而是故事不會令你沈悶,會令你很流暢地看完整套電影,關鍵在於電影的節奏。無論是簡單的故事也好複雜的故事也好,說故事就意味著一定要經過節奏的處理,這時候不少電影就是靠這個化腐朽為神奇,或化神奇為腐朽。電影要好看首要就是一氣呵成、節奏明快,所以我才會把娛樂性排得比深度更前,沒有娛樂性就已經對電影的觀感打了折,任你再有深度的故事,沒有人有興趣看就只是孤芳自賞的作品。

好看電影不等於是好的電影,透過娛樂性把我吸引住後,電影的後續力就在於其深度,深度是決定電影能否實在地影響別人。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荷里活大片,都是娛樂性十足,一堆爆炸美女看完保證過癮,但過癮後就什麼也沒有留下,好比一堆可口的零食,沒有營養只是好吃。

一套好的電影,哪怕是那麼一點點,都一定會有令人反思的地方,舉我其中一套最喜歡的電影 Shawshank Redemption 為例,故事很簡單,主角坐冤獄然後逃獄,但它打動到我,因為它透過一個囚犯的故事,去叫我思考什麼是「希望」、什麼是「自由」,它教我不要放棄希望。當你不只是單方面吸收而是腦袋有轉動時,自然印象深刻也從中得到領悟,而不是單單坐在戲院看著銀幕浪費寶貴的兩小時。

無可否認,不少極其文藝的作品也極具深度但永遠是小眾的,是一群文藝人的小圈子興趣。具娛樂性且深度的電影,或許不及前者般具高的藝術價值,但在切切實實影響著世界,影響著有興趣入場的每個觀眾。我認為能令大眾也有所得著的電影,才是好的電影。

Black Swan 黑天鵝: “I was perfect”

過往的由好人變成壞人的電影很多,The Dark Knight、告白、SEVEN etc… 這套尤其印象深刻,因為它提出了另一種「壞」。

整個故事簡而言之,就是一個完美主義者Nina,一向把善良憐愛的白天鵝演得完美無暇,當總監要求一角能飾演白天鵝,同時能飾演誘人陰險的黑天鵝,於是她為了能夠演繹與自己截然不同的黑天鵝,無所不用其極去體會那個角色。

Nina是一個循規蹈距、絲毫不差的舞者,事事要求完美,在戲中她總是憂心重重,一點小錯也不容許,也很怕去犯錯。對白天鵝這個經典角色來說,她的努力、精準能夠完美展現出白天鵝需要的美麗,也很符合她自己本身的性格,所以她拿捏得很好。然而黑天鵝需要的誘人特質她是完全沒有,為了要「學習」,她被指引並且去嘗試放開自己,某程度上是放縱。

從這點上,她仍然沒有超越她的自我要求,本來就徹徹底底不是這種人,但為了要求自己去到更遠的境界而強逼自己把性格打碎重組,某程度她仍然是執著,為了跳舞而執著到捨棄一切的境界,「用我尚有換我沒有」,最終為了她心目中的完美而賠上了生命,但她的的確確「完美」了。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樣的生命很可悲,但我很清楚她是很高興的,因為完美在她心中是凌駕一切,對她來說剎那光輝已經足夠,這些執著的努力令她完美了那一陣子,值得。

這個故事也彷彿向我們訴說著,把兩個極端結合一起才能成為完美,要完美就要有投入黑暗面的覺悟。從來也沒有方法去克服黑暗面,只能夠徹徹底底去了解、接受,正當地運用黑暗面帶來的力量才能令我們走得更遠,好比Starwars中著重的是原力平衡,沒有絕對的正義和邪惡。

學習了解自己的黑暗,是為了更遠的路。

蝙蝠俠

The Dark Knight

這幾星期來發生了很多事情,只是最後是慘淡收場。我大概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其實向來都不是什麼重要角色,只是身為一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又不了解對方的普通朋友。想不到的是,原來我還帶來了不快樂和煩擾,我被隔離得徹徹底底,「連朋友都不如」,沒有比這個更貼切的說法。

不知怎麼,經過這些事情後我想起了蝙蝠俠,於是翻看了一次TDK,體會很深刻,從心底真真切切地喜歡上蝙蝠俠這個角色,他在我心目中也奠定了一個地位。我和他相比,他經歷的事比我嚴重得多,我只是一個在自我埋怨的人,蝙蝠俠、即Bruce Wayne自從被蝙蝠在心中留下深深的恐懼烙印後,雙親被殺一事令他性格變得晦暗陰沈、孤僻寡言,強烈的正義感與其報仇的心理互相矛盾,一切苦水盡數壓在心底。歷經歲月的洗禮,成長後以理智凌駕於對罪惡的憤怒,將憤怒當作力量,並將自己與恐懼結合,目的是要令敵人也懼怕自己。

用自己的青春及生命,不為名利,為了隱藏身份而表現出一個敗壞家聲的二世祖,自己一個人默默背負著Gotham的未來。罪犯不顧別人生死用槍用子彈,他為了遵守自己的原則偏偏克己用拳頭不殺人。在TDK中,一切作為帶來了更可怕的敵人Joker,到頭來心愛的女人死去,唯一能夠光明正大地改變Gotham的希望之星Harvey Dent也淪為罪犯。然而為了Gotham的未來,為了眾人的希望,把別人的罪名再加諸自己身上。這種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仍然堅持自己的信念,將自己的不幸化為原動力,為了別人的幸福而默默努力,這樣的角色,能不讓我們佩服和尊敬嗎?

Bruce Wayne的內心陰暗,但他的一切壓抑只為了表現出最完美的形象「蝙蝠俠」,超越私慾、無私的精神,教我縱然面對低落的時候,仍要為需要幫助的人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