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廿三.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雖然以前打算每逢大時大節都寫些東西,但考慮到嚴重脫稿和2012的旅行寫到今天還是只有一半,大概還是隨心而發好了。今年生日,心情很複雜,也大概可以說是記憶中最不快樂的一個生日。會寫得有點長,但我是壽星仔就給些面子看完吧。

有我 Facebook 的,大概都知道我近來的 Post 都是與佔領有關,相信成為不少人心目中的政治撚,可能覺得有點煩,甚至根本上反對我的立場。起初我沒想過生日會在佔領運動中渡過,一切一切都由9.26開始。

其實在罷課期間,我已經很支持這個運動,但心底裡卻很清楚這只是另一場叫完口號散水的運動,畢竟香港人從來都是口裡要民主,到實際付出時卻耍手擰頭,包括我在內。遊行完,表達完意見,政府聽到了,但也僅僅是「聽到了」,沒有改變,散水。曾經以為03年的50萬人遊行成功逼使23條暫停,就代表我們只要多人肯走出來,政府就會聽民意,大家只要「行」就爭取得到,但原來政府也會慣,習慣了年中無休、大大小小的示威,到了今天即使再有50萬人遊行也不以為然。我覺得很灰心,但不知道可以怎樣做。9.27的佔領廣場、9.28的雨傘革命,卻令我重拾希望,這是香港人有史以來最肯付出的一次!就如黃子華所說,「很勇敢!很光明磊落!」

但不是所有人都這樣想,我很清楚佔領是一個影響民生的運動,我覺得很抱歉。但正正因為不想未來要動用更激烈的方式、影響更多市民,才用佔領這個雖然犯法但最和平最有影響力的手段,去爭取每一個香港人本來就有的東西:有權提名特首而已。我記得在罷課時,從父親對電視新聞的評論就已經得知他很討厭這個運動,覺得學生只是為香港添煩添亂、作風如再世紅衛兵云云,及後佔領事件首個星期,他又指他們很傻,根本徒勞無功只是搞亂香港。直到近日,甚至開始體諒打記者的人,認為該媒體較支持佔領所以打他們也不無道理;有人被扔內臟,他覺得幫手制伏扔內臟的人在騙取有薪假期,做場大龍鳳為收受利益。

我記得有一次跟他理論時,自己激動得哭了,因為原來我覺得正確的事,在父親眼中竟是如此不堪。兒時會用籐條打我的是媽媽,會跟我說道理的是爸爸;到了今天,反而至少肯聽我說話的是媽媽,不理性地跟我討論的卻是爸爸。我明白很多人不認同這個運動,不接受要牽連他人的這種下下之策,我認為是無可奈何,縱使它不一定成功,但不做到這一步政府也只會永遠止於聽到,不作任何改變。我覺得大家可以不認同,但請不要抹黑,偏偏我爸爸都相信那些指控,相信外國勢力在煽動、相信有人收錢……我再多理據支持,他深信我只是死雞撐飯蓋;當我建議他自己親自到場用自己雙眼判斷,卻不屑一顧。從某天開始,我想還是不要跟他說話好了,大概他現在心底裡更確信我是被煽動,而且洗腦洗得很徹底,連爸爸都不認了,想到這裡我也只能苦笑……

今天,11月19日是我的生日,是TVB因循的台慶,也是HKTV的開台日;是進行著雨傘革命,也是打破立法會玻璃的日子;是膠著中,也是內哄;是該高興的日子,但也在與家人的冷戰之中。這個生日,是我過得最五味雜陳的生日。

以往的生日,從來沒有特別想要的禮物,連生日願望也要花些時間去想,但今年如果你問我的話,我只想要一個每個香港人都有權提名,能夠彰顯平等與自由的普選,可以嘛?

選舉後感

今早看到選舉結果,除了驚訝與感到無力,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感受。選舉日一早從政府總部返回家中,除了好好休息亦盡自己一票之力,心中對選舉結果帶著盼望,因為過去數年政府及保皇黨的無恥行為已經去到明目張膽的地步,尤其反國教氣氛高漲令我更期待民主派的大勝。但我對香港市民的覺醒程度還是太樂觀,太低估保皇黨的「配」及「呃」票的能力,亦忽略了那一群深信中共是無私進步團結的盲毛。

今屆選舉有十三萬個老人選民突然登記,ICAC 你們收納稅人的錢是廢的嗎?即使沒有確切的證據(其實網上都已經多不勝數了),如此違反常理的舉動亦有合理懷疑而作出調查吧?民主派靠市民真心支持才取得的議席,在資源多、配票強的保皇黨眼中可謂垂手可得,其鐵票行動將無數被騙的老人家一批批將票數灌進候選人名下。保皇黨多年來的不顧民生、反對民主的行為早已透過網上影片、立法會紀錄白紙黑字記載,數量之多及明目張膽程度令人咋舌,偏偏這些網絡資源只流傳於年青群體之間,而無知市民繼續佔大多數,加上香港人擅長善忘的特質,這群保皇黨今屆繼續保皇。

另外一點,剛在不停提民主派而不提「泛民」,是因為民主黨自政改一役已經將泛民打破,所謂分裂源於他們通過的那個垃圾政改方案。當年那個政改,既沒普選路線圖亦沒最終普選產生辦法,未與盟友討論便與中聯辦密談,最終妥協也只有這個似是進步、實質倒退的議席增加,加強功能組別合法性令其更難取消,無助民主進程之餘亦把多年否決所儲蓄的力量一掃而空。

臨近選舉這種「政績」當然重提,而最無恥在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居然聲稱會繼續走入中聯辦密談,在眾多批評之下仍然毫不反省,然而失勢告急之時,又改口會推動民間公投讓市民決定政改立場。回想當初五區公投民主黨為保議席不加入戰團,到今天為爭選票又鼓勵公投,立場轉變不定猶如民建聯。與此同時他們又向人民力量宣戰,展開抹黑戰術、宣稱保住關鍵廿四席就要投他們,好像只有他們才計算在廿四席中,而忘記了其他同屬中間派的民主派如公民黨、新民主同盟、工黨、街工都是選擇,你這樣的政績市民為什麼還要投你?一切一切看在眼裡只為議席,忘卻用心為市民幹實事的原意,慣性地在議會中提出不可能通過的議案,然後日復一日宣稱今天民主最黑暗。今次選舉民主黨因選情慘烈而作檢討,反應之慢、氣量之小難以相信他們昔日泛民的首領。

民主黨篇幅寫得有點長,只因對其特別失望,我不是要他們亡黨,亦不相信他們投共,我相信他們只是太白痴。希望他們今次認真反省,認真想想到底有什麼方法去對抗保皇黨、提拔新力軍,老鬼們請不要再霸佔民主黨了。

縱觀全港,各大地區民主派下馬,黃洋達之敗尤其失望,因為我很期待他在議會中能一展所長,期望他在議會中發揮創意,如今已失去這個機會了。今次選舉唯一值得高興是新界東四大天王:范國威、梁國雄、張超雄、陳志全齊齊入局,成為民主派成績最好選區之餘 亦一口氣將數席保皇黨、民主黨雙雙踢走,換入正氣新血。縱然新界東的成績僅屬不俗,已值得令身為新東人的我引以為榮,亦感激一眾新東人以自由意志打破配票神話。另外由於香港要贏,劉江華終於都輸,由於伴隨民主派大敗的悲憤,劉江華落敗的消息令人為之一振。雖深知恥笑只是發洩,但還是忍不住要唱一句:「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歌聲多奔放個個喜氣洋洋~」

最後的一點建議,議會失勢意味著接下來更加倚靠民間行動,繼續反對國民教育科之餘,亦要關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動向。未來的戰線定必愈來愈多,身為一名公民,大家一定要為香港、為社會盡多一點綿力,繼續為值得捍衛的事情去發聲、抵抗,爭取我們應有的民主!

The Dark Knight Rises: 昇華(全文嚴重劇透)

看畢 The Dark Knight Rise,我會形容為一套很感動的電影,因為它將 Batman 的精神發揮得淋離盡致,尤其處身於一個對「正義」定義得愈來愈模糊、愈來愈嫌麻煩而不聞不問的社會,這套電影在我心中多了一份社會的意義,提倡了身為一個「人」的責任心,以及大家久違了的「做一個好人」。 Continue reading

評六四晚會

其實今年是第一次參加六四晚會,老實說有心去六四在兩三年前已有,但都因為時間的衝突而無法參與。今年人數創新高:十八萬,值得鼓舞但遠遠不夠。而我要在此潑一盤冷水,反正六四過後大家都等著下一年的平反六四,等待著有真正足夠人數去「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所以為了下年能做得更好,這一盤冷水是必需的。

老實說,我第一次參與六四晚會已經有強烈的「例行公事」感覺,給我的感覺是殘存的燭光而不是希望之火。人數創新高是有賴民主派及市民自發性的熱心,多於對六四晚會的期待,去晚會的人某程度上是選無可選,但為了民主又無可奈何地出席。當然支聯會這麼多年他們的付出的確值得嘉許,但做得久不代表好,有很多改進的地方。

集會不同遊行,遊行至少能行所以總不會悶到哪,集會坐定定是很講求台上的人怎樣主導整個晚會。硬件上,明白其預算問題但螢幕實在太小,當要播片時後方的人很易心散,不集中台上之事自然也不集中在晚會。唱歌部份,歌曲雖然經典有意義,但有時間一唱再唱就足以證明有空間容納新歌曲,不能單靠這幾首歌就一路走下去,音樂是晚會中很重要的元素,氣氛的凝聚也很倚靠它。然而,唱歌和發言之間的鋪排卻毫無章法可言,一時硬生生就說要唱歌,一時又突然有一段發言,感覺唱歌只是怕大家悶(事實上的確是這個作用,但不要這麼故意),好的鋪排會令唱歌與發言互相加強效果,所以我才我建議需要有更多歌曲去選擇,才能更好地配合整個主題,才能發揮其打動人心的影響力。

整個晚會最有意思的,是李承康代表其絕食團隊的發言,振振有詞、鼓舞人心,市民感受到其真誠而一呼百應,這才叫有「火」。相比之下,之前主持的發言、叫口號,要不無人理會要不叫得心不甘情不願,好比黃子華所說「要拍手掌就拍齊D」,如此零零星星反倒挫其氣勢。所以其實整場悼念活動,除了靜的悼念,也講求有力的氣氛,整場晚會不是要大家對中國的未來有希望嗎?不是要大家去努力嗎?欠缺打動人心的主持又怎樣去說服民眾,口號都叫不好連他們自己也不相信,還怎麼去求真正的「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呢?

雖然聽起來你會覺得像對一場娛樂節目的批評,但我想說每一個遊行都是做騷,是教育人民抗爭意義的騷。六四晚會七一遊行是很多有心人會主動參加的活動,但不能永遠只局限在這圈子,不能只單靠自己的熱心去忽視本身活動搞得不好、吸引不到其他人加入的這些事實。

要搞,就搞個令人能夠啟蒙,能夠令人感受到遊行集會力量的騷。今年六四已經過去,下次,七一見。

關於 323/324 投票,我想說的其實是 …

利益伸報小弟是皇上即黃洋達的 Fans,他很多的觀點我都認同甚至從中得益不少,有聽他的網台節目 ≪早朝聽下≫ 就知道他是非常不認同今次的大型民調 (我認為這個字眼比較中肯),當中最核心的論點,是認為這個民調只會助長群眾自 high 以為有份參與。

但這次我持反對的立場,原因是我看到投票的踴躍。

先旨聲明我認為這次民調要有十萬票的參與,而且大多數是白票才算得上成功,具象徵意義及具影響力。整個民調最讓我擔心是梁陣的暗中造票,始終今次民調標榜具認受性 (當然是自稱),若然造票成功或愚蠢的香港人真的自發走去投梁振英,那真的是自己捉蟲。但我認為既然如此多人參與,若然有人造票,就讓我們這群有自主意志的市民以自己手中的票,去實實在在地蓋過這種虛偽的聲音。當然,我不認為香港人蠢得以為投了這個票就等於有參與,

但我知道很多人以為投了票就等於盡了力,
我想說 3.24 的票可以投,
但 3.25 不能不上街集會

這才是真正的為香港、為自己出一份力!不要讓民調成為一種贖罪的方式,不是二選一而是兩者可以並存,而且集會比起這個投票的意義來得更大。沒有付出就不要問為什麼沒有民主,民主是要行動,請用行動去表現出你們的立場,別讓政府騎劫你們的聲音。

由於個人的政治立場,我會參加熱血公民的集會,若然不認同他們的理念也可參與其他集會/遊行,最重要是肯出來,希望大家能真真正正的「齊心一意撐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