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廿三.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雖然以前打算每逢大時大節都寫些東西,但考慮到嚴重脫稿和2012的旅行寫到今天還是只有一半,大概還是隨心而發好了。今年生日,心情很複雜,也大概可以說是記憶中最不快樂的一個生日。會寫得有點長,但我是壽星仔就給些面子看完吧。

有我 Facebook 的,大概都知道我近來的 Post 都是與佔領有關,相信成為不少人心目中的政治撚,可能覺得有點煩,甚至根本上反對我的立場。起初我沒想過生日會在佔領運動中渡過,一切一切都由9.26開始。

其實在罷課期間,我已經很支持這個運動,但心底裡卻很清楚這只是另一場叫完口號散水的運動,畢竟香港人從來都是口裡要民主,到實際付出時卻耍手擰頭,包括我在內。遊行完,表達完意見,政府聽到了,但也僅僅是「聽到了」,沒有改變,散水。曾經以為03年的50萬人遊行成功逼使23條暫停,就代表我們只要多人肯走出來,政府就會聽民意,大家只要「行」就爭取得到,但原來政府也會慣,習慣了年中無休、大大小小的示威,到了今天即使再有50萬人遊行也不以為然。我覺得很灰心,但不知道可以怎樣做。9.27的佔領廣場、9.28的雨傘革命,卻令我重拾希望,這是香港人有史以來最肯付出的一次!就如黃子華所說,「很勇敢!很光明磊落!」

但不是所有人都這樣想,我很清楚佔領是一個影響民生的運動,我覺得很抱歉。但正正因為不想未來要動用更激烈的方式、影響更多市民,才用佔領這個雖然犯法但最和平最有影響力的手段,去爭取每一個香港人本來就有的東西:有權提名特首而已。我記得在罷課時,從父親對電視新聞的評論就已經得知他很討厭這個運動,覺得學生只是為香港添煩添亂、作風如再世紅衛兵云云,及後佔領事件首個星期,他又指他們很傻,根本徒勞無功只是搞亂香港。直到近日,甚至開始體諒打記者的人,認為該媒體較支持佔領所以打他們也不無道理;有人被扔內臟,他覺得幫手制伏扔內臟的人在騙取有薪假期,做場大龍鳳為收受利益。

我記得有一次跟他理論時,自己激動得哭了,因為原來我覺得正確的事,在父親眼中竟是如此不堪。兒時會用籐條打我的是媽媽,會跟我說道理的是爸爸;到了今天,反而至少肯聽我說話的是媽媽,不理性地跟我討論的卻是爸爸。我明白很多人不認同這個運動,不接受要牽連他人的這種下下之策,我認為是無可奈何,縱使它不一定成功,但不做到這一步政府也只會永遠止於聽到,不作任何改變。我覺得大家可以不認同,但請不要抹黑,偏偏我爸爸都相信那些指控,相信外國勢力在煽動、相信有人收錢……我再多理據支持,他深信我只是死雞撐飯蓋;當我建議他自己親自到場用自己雙眼判斷,卻不屑一顧。從某天開始,我想還是不要跟他說話好了,大概他現在心底裡更確信我是被煽動,而且洗腦洗得很徹底,連爸爸都不認了,想到這裡我也只能苦笑……

今天,11月19日是我的生日,是TVB因循的台慶,也是HKTV的開台日;是進行著雨傘革命,也是打破立法會玻璃的日子;是膠著中,也是內哄;是該高興的日子,但也在與家人的冷戰之中。這個生日,是我過得最五味雜陳的生日。

以往的生日,從來沒有特別想要的禮物,連生日願望也要花些時間去想,但今年如果你問我的話,我只想要一個每個香港人都有權提名,能夠彰顯平等與自由的普選,可以嘛?

廿壹

呼,這樣就廿一歲了,在某些國家這個年齡才算得上成人,但心境上好像覺得自己還很年輕,我指的是十八歲那種年輕。

「這個明星才十八歲,和我差不多……大?」這種想法到今天還是常常出現。看到今日的年輕明星,還是覺得他們是哈利波特那一輩,覺得和自己年紀不相上下;情況就像 90 年代在我腦海中,好像相距不遠,但算起來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這幾年定位的轉變,看來還未完全適應得到。

之前許下的旅行願望,趕得及在二十歲之齡完成。一個人四處跑,我不敢說因為見識多一點點世界就思維飛躍起來,但旅途上遇到的人、碰過的事、去過的地方,它們一點點的改變了我,或許文字上未能表達,但我感覺得到。在社會工作了年半,從學校轉移至公司,說到底還是在一個地方學習,旅行讓我確確實實地開闊了眼界,我意識到時間的寶貴與世界之大,若然待著的地方未如理想就到外面闖闖吧。

現在不闖,待何時?

P.S. 第一篇遊記快將推出,這次不會爛尾請放心。

捨得

今天又執房,把房中物品都翻出來重新整理,分類後做事有效率之餘亦騰出空間。其實執房間中就自自然然做一次,每次都自以為捨棄得夠多,但永遠都有舊東西經不起今次考驗而去回收/丟掉。

自問自己算是喜歡收藏的人,旅行拿到的東西、以前讀書的書簿、展覽的場刊、票尾……基本上有些回憶價值都會儲起來,然而不少後來回顧時卻沒想像中般重要而被我處理掉了。每次執房都是一層過濾,不重要的終會被處理掉;真正重要的愈留下來愈顯價值。

空間有限是逼使自己不停執房的原因,因此我想大多香港人都常常審視自己擁有什麼,這應該是一件好事。

Bye 2011

其實上次生日已經將展望將來寫得七七八八,需知道我的展望都是與我的興趣/工作有關…

所以還是回顧一下好了,2011年如常地密密看書、看電影,讀書方面尤其哲學書改變了我不少,蘇菲的世界、紙牌的秘密還有現在還在讀的庇里牛斯山的城堡,都很具啟發性而且內容很豐富。電影就是如常地多看,舊片近來看得較少,希望趁有幾天假能看一兩套,而電視劇,就當然非「天與地」莫屬,實在很有意思,主題曲片尾曲也非常好聽,絕對是 TVB 鮮有的佳作。

至於我整年的流程,大概就是 Grad Show (其實這個 Show 搞得真的很一般)、畢業、找到份工作、終於廿歲人仔,然後中間一些零零碎碎的事件就省略不提了,要麼就不重要,要麼就是重要我也不會告訴你的事。

近來出夜街太多了,節日消費好高,區區幾日假期就用了我很多下個月的錢,這樣子會離我儲錢的目標愈來愈遠的……所以今日就留在家裡渡過好了,但12點後會去吃宵夜,哈哈。

P.S. 整篇文章都沒什麼營養……有點例行公事的感覺,沒辦法,出來工作後,很多事情不能胡亂在 Blog 上寫出來,要不然可能會小命不保啊……

廿

H20
應該沒有人留意到,我上年其實沒有為生日寫 Blog ,偏偏上一個生日對我其實很有意義:1991年11月19日出生的十九歲,也是本 Blog 的數字,至於沒有寫的原因我已經想不起來。

從十九歲跳到二十歲,就像小六去中一一樣,實際上只是如常地過了一年,但人生卻好像突然去了另一個階段,一字頭的特權剎那間變得無影無蹤。十九歲的我還可勉強稱為十幾歲,但二字頭時就不可以了;不會再容易獲得稱讚,因為做得好是理所當然的。

今年也是我正正式式地從學校踏入社會的一年,雖然已知道很多人在我前面,也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但實際接觸後遠比我想像中的多,深深體會到何謂學海無涯,想起以前不好好把握學習時間,始終有點後侮。

工作會令人很容易麻木,麻木了的生活很容易過,但同時也意味著寶貴的時間會一同從指間流走。我很不喜歡後悔的感覺,我不希望我以後會後侮自己當時怎樣怎樣不努力,盡力後贏要贏得值,輸要輸得服,不給自己去推卸的理由。所以我要趁自己還是二字頭,就把握這段時光,繼續去做更多更多的事不論是為自己還是別人,要吸收更多知識、創作更多作品,也要去反思自己做人的缺點,更多的率直而不是更多的得罪人。

說著說著,像說新年願望更多於一篇寫給十九歲的悼文,最後以一句 Wiki 上常常看到,但又能提醒自己提醒別人的金句作結尾: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共勉之。

(不懂就上 Google 找解釋,我也是這樣做。)

經歷了三年的學習生涯,明天終於堂堂正正由設計學生踏入設計師之路。沒有一絲感概,因為這個起點在多年前早已立下,現在也只是走在起點之上,感概這碼事就留待我走得更遠時做吧,現在對著一眾設計師我也能夠自稱為同行了,哈哈。

雖說是設計師了,其實我現在都只是在試用期階段,一個月後才算得上是實在。選擇了這間公司而放棄了另一個機會,最後到底押對還是押錯,一個月後自有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