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設計相關

Fabrica Trial 之旅

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於數天前完結,就如我上年生日說過那般,同一個地方還是不宜久留,所以之前也在網上 apply 了 Fabrica,有幸後天到當地先做兩星期的「試工」。然而,這並非正式的一年工作,要得到一年工作的資格就要視乎這兩星期的表現,與此同時每年都有無數人一起競爭,要成為炮灰絕對不難。

坦白說我很質疑自己有沒有獲得一年工作的能力。雖然工作了差不多兩年,但我看到和別人的差距還是很大,這個試工就像越級挑戰,很興奮但也怕力有不逮,偏偏這種不安感正是最大的進步動力,我很期望它帶來的改變。當然退百步來說,止於兩星期的生活也令我眼界大開,但我不想只覺得試過便足夠,將這個試工視之為安全網,反而要更認真地工作、全心全意體驗 Fabrica 的生活。

遊記還是會寫的,希望在旅途中能寫好第二篇吧……

Advertisements

便利的設計

易上手的設計,意味著流程是自然、簡單,一般人能以一貫的邏輯去自行學習,然而現在不少設計的的功能依舊複雜,功能間的整合還是很不合理。簡單如 iOS 「設定」裡的分類有點摸不著頭腦,如「網絡」這類常用的功能就要好幾層內才找到,而用家習慣了位置後又覺得理所當然;另一個 iOS 的例子是日曆,在活動上加上地點時為什麼不是顯示地圖?不是更自然而合理嗎?再大眾化點的例子,就是長者學習使用電腦,Windows 的「開始」和 Mac 左上角的蘋果不是也很不直觀嗎?

易上手的設計已經成為基本要求,但進階用家的需求好像沒有軟體公司認真看待。進階功能往往欠缺了易用性,最簡單的例子是快捷鍵,本來就設計成與按鍵毫無關連,有些倒還有法可依如「複製」Command + C (Copy),但 Command + Z 設定成「還原」就沒什麼線索,更多是因為常用而設在容易按到的位置。這類進階技巧熟習的話能大大加強效率,但學習的方式只有死記,縱使進階用家會因應自己常用的功能而一個個慢慢學習,其效率還是太低。

事實上不少所謂易上手的設計在新手眼中也是進階功能:比如一般軟件都有的頂部工具列,提供最基本的功能但一堆分類與文字令人難以入手;Photoshop 內的濾鏡功能提供一連串 sliders,只能不停左調右調才知道效果。當版本愈出愈快、功能愈加愈多的時候,介面也變得愈來愈繁複不直觀,只能說進階功能絕不等於複雜,但看來軟體公司往往忽略了這點。

大師/大眾的設計師

大師,故名思義就是大師級的人馬,在這裡當然也是指設計界的大師們,他們能冠上大師之名往往是因為往日的成就而被普遍設計師推祟。然而,掛上大師之名後,即使他們作品與時代脫節、抽象難懂、離題或簡單說做得不夠好,都依然自動認定為好作品,大師們的名字變成每名投身設計界人士必需認識的名字。

然而設計師的職責到底是什麼?當然有不同的定義,但我認為設計師是為大眾而設計的。不少人變成大師後,他們作品變得只有設計師喜歡而沒有考慮大眾,形成設計界互相吹捧的現象。當中更欠缺了對作品的評論,不管是好還是壞都因為大師之名而照單全收。

我不是對大師這個稱號盲目的反對,而是既然肩負大師之名,為什麼不是以身作則向大眾展現設計的力量,不是繼續為大眾設計,而變成只做孤芳自賞的設計、享受圈內的名成利就呢?為什麼香港市民在出名不關心的體育界,也可以說出幾個知名運動員的名字,反而即使今年是香港設計年,設計界的明星依然在大眾無人認識;看大師設計的人,又有沒有反思當中有什麼值得學習、有沒有膽量提出需要改善的地方?

真正的大師,依然是大眾的設計師,不應因此變成只有設計師喜歡的設計師。希望終有一天大師之名是由市民推祟,而不只是由淺狹的設計界吹捧的一個稱號而已。

《咬蔗幫》:浸大電影學院高級文憑畢業放映會

早一陣子幫浸大的電影系畢業生設計他們的畢業放映會:《咬蔗幫》,現在終於完成!宣傳海報亦已印製好並張貼在不同地方,如觀塘 Kubrick、太空館等等。

首次負責如此大型的活動,要感謝一眾畢業生給我這個機會,過程中得著很多,設計上要改進的地方也不少(例如印製海報時選的顏色其實不太準確…),但無庸置疑這是一個很好的經驗,未來一定要做得更好!不止我,《咬蔗幫》一眾畢業生也是,希望各位能夠多多支持這群未來導演 / 編劇 / 製片!

Facebook page: 咬蔗幫

《咬蔗幫》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高級文憑第一屆畢業放映會

早年香港有一群《咬蔗幫》喜歡看電影時一面咬蔗、一面毫不避忌地盡抒己見:他們碰上爛片會掟蔗割凳,遇到好戲會拍爛手掌。可惜《咬蔗幫》早在老翻猖獗後已成絕響。有人說過,《咬蔗幫》重出江湖之日,即電影復甦之時,今天一群學生斗膽重新募集《咬蔗幫》,渴望透過觀眾對作品的評價,讓我們受益匪淺,因此這個放映會需要你的參與!

日期:6月9日(六)
時間:2:00p.m.-6:00p.m.
地點:香港太空館演講廳

免費入場、先到先得

打工仔 Mode

在社會工作,嚴格來說大家都是打工仔,我們的老闆何嘗不是為李老闆打工?但身為一名設計師以打工仔 Mode 渡日,實在是很不該但又很無奈。

打工仔視完成份內事為最大責任,對老闆唯唯諾諾,做完快快手放工為每日之樂事,工作是為了每月準時在帳戶出現的薪金,這種狀態下我稱為打工仔 Mode。無可厚非不少工作也很適合打工仔 mode ,甚至可以說只能以打工仔 mode 渡日,但身為一名設計師,一個需要不斷創作的職業居然要以事事盲從他人的態度工作,絕對違反了設計師本身的天性。

打工仔的心態可說對工作無求,但求少犯錯、準時出糧。少犯錯除了避免被罵,也節省時間,只要不對上司違抗就是,而設計往往需要討論、需要時間去完善作品,但求快手收工的人就會對任何意見都照單全收,心裡明知這樣根本行不通都不會反對,做了再算。

如此渾渾噩噩地渡日,其實時間過得很快,也很容易習慣這種生活。若然一名設計師長期打工仔 mode,應有的上進心就變得散漫,要求自己做出更好作品的心也會漸漸失卻,加上隨著年紀增長兼顧的東西愈來愈多,往往為了賺錢而心甘情願地變為披著設計師皮的打工仔。

之前看的 «How to be a graphic designer without losing your soul» 提到一點,就是身為設計公司的僱主,要請一個有心自立門戶的人,因為設計師要有這種上進心才會對作品有要求,即使不會久留也會為自己的未來而專心一意地做出好作品。

所以我工作時,常反省到底有沒有打工仔 mode 的跡象,要時常記著自己的目標在哪,畢竟一名設計師總要有點叛逆心才有進步的能力,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