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下西洋遊記《一》:哥本哈根篇

整理多時第一篇遊記終於橫空出世!文字與圖片之多、連載數目之長將會是本 Blog 的一項成就!當然大前提是不爛尾…… 遊記內容包括日記、感想、旅途中/後啟發到的事情,因此不知不覺愈寫愈繁雜,單是這個哥本哈根篇已經打字打得手軟,所以內文感到不通順或太零碎請多多包涵,讓我先完成它才算吧…… 另外由於遊記集中以經歷為主所以只用了部份相片,其他可以在 Flickr 內看到,將會繼續上載。

希望這個遊記能令大家了解多一點歐洲,甚至啟發你們,又或者令你們更想去開闊眼界。

P.S. 方便整理起見,除城市名外,地方名一律使用英文/當地語言 Continue reading

乾唐

這個小圈子選舉從一問始就得啖笑,沒有投票權的大眾只是一群花生友,偏偏記者們又似乎有意炒熱選舉氣氛,將事件娛樂得有如 C1 一樣,而唐英年這個神人更加是一眾候選人的經典。

唐英年語中帶膠已經是通識:衫碌拎、吊吊 fing 、課外活動、龍豬等等等等有趣佚事不能盡錄,而近日唐英年更不小心掘深了塊地 (引發地震),多了個約 2400 呎高三米的大窿,將實用率一下子突破100%的極限,心想不把日式浴室、家庭影院之類的雜物放進去就很浪費了,但善用空間的他卻被認為是僭建了,還要使其形象受損。

昨日記者出動雲梯戰術高空直擊唐宅地底秘密,其湧躍程度令市民為之一振,其後發表聲明的 A 字膊及軟皮蛇表現令事情愈炒愈熱,激發全港市民無限創意,極盡冷嘲熱諷之能事對唐唐大抽特抽,抽到乾哂。與此同時,那一剎好像全香港好像只剩下唐家與其大宅,政府成為全香港最大型的搞笑組織,什麼民主、民生議題好像一直都不存在,因為唐唐實在太他媽的搞笑。曾志豪說過抽水是為了看清水底的真相,抽乾塘的唐唐卻讓我們發現水底不一定有真相,水底可以有個 2400 呎的洞穴,原來 onX 可以無極限。

但說到底,不能投票的我是支持你的。林公公的錄音帶、周一鑊的歌聲、禿鷹的錄影機,再加埋你,如此黃金的陣容,就算冇民主都起碼有搞笑,唐英年,Thank you so much。

Berlin Study Trip之設計篇

由於德國的設計對設計史有莫大的影響,風格明確的 Bauhaus 奠定了德國冷靜、理性、注重細節的設計基礎。不少一流的建築師都源自德國,在柏林隨處可見各具特色的新式玻璃水泥建築,可見德國對建築的包容性;同時東柏林仍然保存大量舊式磚造建築物,加上對 Graffiti 的包容性,殘舊味濃厚,到處不乏漂亮的 Graffiti 和大型的壁畫,著名的柏林圍牆就是一個好例子。現在餘下的柏林圍牆部份分成一段段的「畫布」給藝術家在上面創作,當然主題離不開柏林圍牆的歷史。有趣的一點是,圍牆的一邊是一堆著名的藝術家,另一邊就是遊客一大堆的到此一遊和其他街頭藝術家的自由創作地,然而柏林圍牆的確是很長,自由創作的一邊還未算填得很密密麻麻,但隨著時間慢慢推進或許會豐富得像另一邊的圍牆。

由於柏林的歷史總離不開戰爭,所以從來不缺有關戰爭的博物館,從這方面可見德國人很大膽勇敢地面對。雖然至今德國人仍然對納粹的歷史採取迴避的態度,在跳蚤市場不會看見極具特色的納粹物品,反倒蘇聯物品到處可見,這些事情仍然可以看出歷史強烈地影響著現在。眾多博物館中我至愛的兩個都是有關戰爭、有關猶太人的,一是 Jewish Museum ,一是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

Jewish Museum 的設計向來都是享負盛名。金屬的表面營造出一種冷冷的感覺,窗的設計故意設計成不規則佈置的長方形窗口,令猶太人滿佈傷痕的歷史實實在在地呈現在建築上,同時亦令外來光線以不同形式、角度投射在室內之中,配以其三尖八角的走廊設計,令室內更具一種現代、尖銳的感覺,而從高空觀看更能看出閃電式的外形,這也是和納粹當年使用的閃電戰戰術有關。有一點很特別的是,裡面有一些空間是違反了一般建築的要求:它故意令你覺得不舒服,例如在底層的地面就是高低不平的,行走時會東歪西倒;樓梯的通道上方也有一些巨型石柱,看上去像剛剛好卡在牆上,營造了危機感,這些設計都是要參觀者一同感受猶太人一路走來的崎嶇。而當中一個純紀念性質的空間是今次朝聖的地方,高窄的空間設計令環境顯得十分空曠,僅有光線從上而下進入,所以整個空間都較為陰沈。地面則鋪滿了十萬塊約三吋厚沈重的人面鋼塊,在鋼塊上面行走時,每一步時都會發出鋼塊之間的撞擊聲,每一步都有沈甸甸的迴音,彷彿一路踏著當年死難者的屍體、一路聽著他們的呼叫一樣,氣氛極其嚴肅凝重。是次參觀有幸有部份時間只有自己一個,環境極其寂靜,撞擊聲自然更清晰有力,能夠一心一意地細味整個環境的氣氛,那種體驗只有親身經歷才能體會。不得不佩服設計師控制空間和材料的力度,精準如此才能營造出這麼具感染力的空間。

另一個是著名的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圖片看得多但實際去看才感受到其規模宏大。一大群簡化至極的水泥長方體石柱,無論在外面還是在裡面看都無比震撼,單純地以數量取勝,但又十分到位。遠看整個紀念碑群,就像一個巨型的墓地,一列列整齊的墓碑豎立在城市之中,一路走進去,旁邊的石柱愈來愈高,在最深處時就會感到自己被石柱重重包圍了,那種抽象至極的手法帶來了非常單純的震撼力。而在紀念碑群的地底有個叫做資訊中心 (Information Center) 的地方,其實和博物館差不多,那裡主要是紀錄二戰時期六百萬個猶太人被屠殺的經過,同時具有悼念及反思的性質。館內故意用少量光源令環境變得幽暗壓迫,地方不算大但每個展區都有獨特的展示方式,例如有個展區是把部份猶太人寫下的遺書展示在發光地板,令人低頭觀看時不自覺地在悼念 (這是後來看了一些blog才知道的),非常有意思的設計手法!而貫穿整個博物館的共通點,就是博物館內展品的外形、位置都是一一對應地面上的石柱,彷彿每個紀念碑底下都有各自不同的故事。雖然這個博物館是這次 Study Trip 中最小的一個,但其意義卻比其他任何一個都大,一面看一面覺得心酸。和平真的不是必然,我相信立此博物館的人除了紀念猶太人的歷史外,更加想藉此提醒人們和平的重要。

除了標準指定的博物館外,當然也有標準指定的交流。汲取過上次倫敦團的教訓,這次積極發問,因為 Study Trip 的專利就是交流,要看博物館自己去看也行,但交流的機會是很珍貴的,用了這麼多父母的錢到柏林但不好好運用,我會對不起自己的父母啊。交流之中最印象深刻的是UdK,因為今次和當地學生溝通得很多。這間 UdK 是柏林的一間設計大學,比較鼓勵學生去做實驗性的創作,將每件事物的表現可能性儘量發揮。這次有幸去看他們在工作室做功課的環境,地方很大氣氛很好,能夠一班獨佔一個課室二十四小時駐守工作,同學們做事都很認真專注,對待我們也十分友善。每個不同的工作室我都有去問一下他們現在進行中的功課,還有他們日常上課的詳情,獲益良多。最大的震撼是他們的設計課一學期就只有一份功課,題目可能是一個很空泛的詞語例如「時間」,然後就各自寫 Brief ,一步步去 research 、 brainstorm 等等直至完成,聽起來簡直就是我剛剛完成的FYP!可知道他們四年的大學生涯年年都是做FYP,這是我讀了三年 HKDI 所不能想像的,當然相對來說我們的學習是試多了不同東西,遺憾是都不深入。

這次行程的紀錄大概就這樣了,這兩篇其實在很早期已經在寫,但到今天才算完成度較高。不日會加入圖片讓大家看得更加易懂,而日常篇看來也要再作出一些補充的地方,這些就遲些再算吧~

Berlin Study Trip之日常篇

呼,一連七日的柏林之旅完結了,今次VC Year 3唯一男性團員就是我,老實說我對這方面沒什麼所謂,畢竟不能有熟人才去,重點不在這吧?雖然是沒有那麼熟悉但認識一下新朋友,帶來一點新火花還是不錯的。如同上次Study Trip一般,我抱著學習、不期待玩樂的態度到柏林,不過今次由於有了經驗,出發前做好research,加上今次時間鬆動得多,所以有部份行程是自行擬訂,想預期中看多了不少有趣的事物。

說說柏林,第一個印象就是街道闊得不像話,無論到哪個地區都是很闊很闊,大部份建築都限定了高度,所以看上去總是空曠得我渾身不自在,加上大部份時間天氣好得沒話說,藍天白雲多的是,害我停不了手不停影天,甚至到了有點看到膩、理所當然的地步。當然壞天氣也還是有的,雨要麼不下要下就下個傾盆大雨,但其太陽的熱力又可以在一兩小時內將地面積水完全蒸發,幸好大多下雨時候我都身在博物館內,所以影響不大。

這次的行程完全倚靠密集多樣的交通系統, S-Bahn (地面行走的地鐵)、 U-Bahn (地鐵)、 Tram 、 Bus etc… 全部都在同一個城市內,這方面很像香港而且很具條理,但相比起當年倫敦一個 Underground 走天涯就要麻煩一點了,畢竟不是單純線路之間的轉車。 S-Bahn 和 U- Bahn 每個車站都有其獨特的設計,有些新穎得像機場、有些則是殘破不堪,車箱有數款不同的設計但都很現代化,這些部份和倫敦的 Underground 是很相像的。值得一提是柏林的Signage頗為統一清楚,簡單點說就是 Monica 常說的「做得很好的 information design 」。除此之外,柏林的環保意識我覺得相當不錯,至少在交通上幾乎所有地方都通用單車,到處都有單車徑,說是單車城市也不為過。只是他們的環保也應用室內,不管什麼天氣室內也完全不用冷氣,曾經懷疑過是自己不習慣而已,但發覺其實本地人也熱得要命,身體力行至此,值得學習。

溝通方面,雖然德國現在的年輕人說英文都很流利,但不少上一輩的德國人還是說得很差什至是不懂,最為嚴重的一次莫過於到市集的一次,那位賣相機的兩老夫婦對相機很認識,操作各式古董相機都暸如指掌,但對英文的了解接近零,日常生活的倒還好,但相機的專業術語實在怎樣指手劃腳都說不明白。在一輪不知道什麼的對話後,最後還是看中了該檔的一部雙鏡反光相機Refleckta II,喜歡它的古舊氣息,也想試試重拾菲林拍攝,所以就以45歐羅將它帶回香港了。

今次整個行程很多奇遇。有一次是前往DMY (一個設計展覧) 時,有兩個外國記者般的人找上 Monica 做訪問,其中一個途中發現我們講廣東話,原來她是美國人,但曾經住過香港的天后!還會說廣東話,但是在德國碰面了,對一個美國人居然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一次是 U-Bahn 突然有站要維修,上到地面問巴士司機才知道有接駁巴士,然後巴士上又有個好心的美國教授仗義相助,指點了我們哪個站可以轉回U-Bahn。在柏林也遇見了好幾個香港人,我們在Neue Museum遇見一個和我們差不多年紀的人,他自己一個人在遊歷,他發現我們用廣東話聊天所以主動攀談,感覺很有趣。還有一次是在Bauhaus Archive遇到兩位香港設計師,聽同學說在之前也遇過,但因為實在不像香港人所以不肯定,這次他們主動找我們聊天,才得知他們兩夫婦趁暑假四處旅行。由於是前輩的關係所以要了卡片,卡片的設計簡潔但看得出很細心,網站內的作品也非常不錯。

未完待續、設計篇

少林寺第八銅人

漫畫版在很早以前已經看完,甚至重讀了三次。而前日我終於買了«少林寺第八銅人» (下稱«八») 的原著小說來看,內容比想像中少,讀的速度比想像中快!僅用了兩天就看完,從中看到漫畫版不只是單純地圖像化,故事的編排下了一番心思,令原著小說表現得更熱血沸騰。認識我的人就知道我對此故事的熱愛程度,現在正是解釋一下的時機,藉此向大家推介一下這套作品。由於個人認為漫畫版的改編出色深刻,所以以下提及的故事內容都以漫畫版為基準:

«八» 的故事講述元朝時代民不聊生、戰事連連,一個在純樸農村長大的年輕人乳七索,一心到少林寺學武成為英雄,豈料少林已極度腐敗,成為依附朝廷的走狗門派,已經無法學習真正武功、武德。幸好巧遇在少林寺內受盡欺凌的張君寶(張三豐),二人成為好友,兩兄弟一同以揣摩出的「慢拳」,揚名天下! Continue reading

昨晚的夢

這個夢真是十分長,我想在裡面過了起碼有半天。

話說我和我的同學們去了一個外國小島,晚上沒事幹就從酒店出去走走。周圍都起起伏伏的,有很多舊式歐陸建築,走著走著發現一座很宏偉很漂亮的建築,但進去就發現了原來是我在住的酒店 (囧)。

回去不久後,大家就開始執拾東西,要乘火車到機場飛去倫敦。我卻執拾得很慢,而且不知道怎麼在用兩個很華麗的杯在做傳聲筒,不完成就誓不罷休,只是中間的線亂纏一團,所以弄了很久也弄不好,同行的人都先走了。這時候看到一個很熟悉的人,身份好似是機場職員,但我看了兩眼就快步去乘火車 (酒店直接連接火車站),我入閘時被指我沒機票 (所以我想是機場快綫之類的鐵路),恰恰看到是榕榕做檢查人員,大家說了幾句就讓我進了月台,這時看到了對面月台有火車來到,但是外表和香港的火車沒有兩樣。

只是其他職員沒有這麼輕易放過我,都跑出來攔截我,我也被制伏了,然後不知道誰拋了一堆機票出來,上面都簽了一位我認識的藝術家的名字,攔著我的職員有部份衝了過去撿拾那堆機票。中間忘了發生什麼事,我把別人一個面具和自己的面具丟進軌道中,此時一架火車撞上那些面具,我就醒了。

後段的劇情還真是九唔答八到極點…不過也有些部份我是記得不太清楚,但夢醒後還記得這麼清楚已很少有了,趁還記得就用blog來紀錄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