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a Trial 之旅

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於數天前完結,就如我上年生日說過那般,同一個地方還是不宜久留,所以之前也在網上 apply 了 Fabrica,有幸後天到當地先做兩星期的「試工」。然而,這並非正式的一年工作,要得到一年工作的資格就要視乎這兩星期的表現,與此同時每年都有無數人一起競爭,要成為炮灰絕對不難。

坦白說我很質疑自己有沒有獲得一年工作的能力。雖然工作了差不多兩年,但我看到和別人的差距還是很大,這個試工就像越級挑戰,很興奮但也怕力有不逮,偏偏這種不安感正是最大的進步動力,我很期望它帶來的改變。當然退百步來說,止於兩星期的生活也令我眼界大開,但我不想只覺得試過便足夠,將這個試工視之為安全網,反而要更認真地工作、全心全意體驗 Fabrica 的生活。

遊記還是會寫的,希望在旅途中能寫好第二篇吧……

Advertisements

下西洋遊記《一》:哥本哈根篇

整理多時第一篇遊記終於橫空出世!文字與圖片之多、連載數目之長將會是本 Blog 的一項成就!當然大前提是不爛尾…… 遊記內容包括日記、感想、旅途中/後啟發到的事情,因此不知不覺愈寫愈繁雜,單是這個哥本哈根篇已經打字打得手軟,所以內文感到不通順或太零碎請多多包涵,讓我先完成它才算吧…… 另外由於遊記集中以經歷為主所以只用了部份相片,其他可以在 Flickr 內看到,將會繼續上載。

希望這個遊記能令大家了解多一點歐洲,甚至啟發你們,又或者令你們更想去開闊眼界。

P.S. 方便整理起見,除城市名外,地方名一律使用英文/當地語言 Continue reading

便利的設計

易上手的設計,意味著流程是自然、簡單,一般人能以一貫的邏輯去自行學習,然而現在不少設計的的功能依舊複雜,功能間的整合還是很不合理。簡單如 iOS 「設定」裡的分類有點摸不著頭腦,如「網絡」這類常用的功能就要好幾層內才找到,而用家習慣了位置後又覺得理所當然;另一個 iOS 的例子是日曆,在活動上加上地點時為什麼不是顯示地圖?不是更自然而合理嗎?再大眾化點的例子,就是長者學習使用電腦,Windows 的「開始」和 Mac 左上角的蘋果不是也很不直觀嗎?

易上手的設計已經成為基本要求,但進階用家的需求好像沒有軟體公司認真看待。進階功能往往欠缺了易用性,最簡單的例子是快捷鍵,本來就設計成與按鍵毫無關連,有些倒還有法可依如「複製」Command + C (Copy),但 Command + Z 設定成「還原」就沒什麼線索,更多是因為常用而設在容易按到的位置。這類進階技巧熟習的話能大大加強效率,但學習的方式只有死記,縱使進階用家會因應自己常用的功能而一個個慢慢學習,其效率還是太低。

事實上不少所謂易上手的設計在新手眼中也是進階功能:比如一般軟件都有的頂部工具列,提供最基本的功能但一堆分類與文字令人難以入手;Photoshop 內的濾鏡功能提供一連串 sliders,只能不停左調右調才知道效果。當版本愈出愈快、功能愈加愈多的時候,介面也變得愈來愈繁複不直觀,只能說進階功能絕不等於複雜,但看來軟體公司往往忽略了這點。

廿壹

呼,這樣就廿一歲了,在某些國家這個年齡才算得上成人,但心境上好像覺得自己還很年輕,我指的是十八歲那種年輕。

「這個明星才十八歲,和我差不多……大?」這種想法到今天還是常常出現。看到今日的年輕明星,還是覺得他們是哈利波特那一輩,覺得和自己年紀不相上下;情況就像 90 年代在我腦海中,好像相距不遠,但算起來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這幾年定位的轉變,看來還未完全適應得到。

之前許下的旅行願望,趕得及在二十歲之齡完成。一個人四處跑,我不敢說因為見識多一點點世界就思維飛躍起來,但旅途上遇到的人、碰過的事、去過的地方,它們一點點的改變了我,或許文字上未能表達,但我感覺得到。在社會工作了年半,從學校轉移至公司,說到底還是在一個地方學習,旅行讓我確確實實地開闊了眼界,我意識到時間的寶貴與世界之大,若然待著的地方未如理想就到外面闖闖吧。

現在不闖,待何時?

P.S. 第一篇遊記快將推出,這次不會爛尾請放心。

選舉後感

今早看到選舉結果,除了驚訝與感到無力,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感受。選舉日一早從政府總部返回家中,除了好好休息亦盡自己一票之力,心中對選舉結果帶著盼望,因為過去數年政府及保皇黨的無恥行為已經去到明目張膽的地步,尤其反國教氣氛高漲令我更期待民主派的大勝。但我對香港市民的覺醒程度還是太樂觀,太低估保皇黨的「配」及「呃」票的能力,亦忽略了那一群深信中共是無私進步團結的盲毛。

今屆選舉有十三萬個老人選民突然登記,ICAC 你們收納稅人的錢是廢的嗎?即使沒有確切的證據(其實網上都已經多不勝數了),如此違反常理的舉動亦有合理懷疑而作出調查吧?民主派靠市民真心支持才取得的議席,在資源多、配票強的保皇黨眼中可謂垂手可得,其鐵票行動將無數被騙的老人家一批批將票數灌進候選人名下。保皇黨多年來的不顧民生、反對民主的行為早已透過網上影片、立法會紀錄白紙黑字記載,數量之多及明目張膽程度令人咋舌,偏偏這些網絡資源只流傳於年青群體之間,而無知市民繼續佔大多數,加上香港人擅長善忘的特質,這群保皇黨今屆繼續保皇。

另外一點,剛在不停提民主派而不提「泛民」,是因為民主黨自政改一役已經將泛民打破,所謂分裂源於他們通過的那個垃圾政改方案。當年那個政改,既沒普選路線圖亦沒最終普選產生辦法,未與盟友討論便與中聯辦密談,最終妥協也只有這個似是進步、實質倒退的議席增加,加強功能組別合法性令其更難取消,無助民主進程之餘亦把多年否決所儲蓄的力量一掃而空。

臨近選舉這種「政績」當然重提,而最無恥在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居然聲稱會繼續走入中聯辦密談,在眾多批評之下仍然毫不反省,然而失勢告急之時,又改口會推動民間公投讓市民決定政改立場。回想當初五區公投民主黨為保議席不加入戰團,到今天為爭選票又鼓勵公投,立場轉變不定猶如民建聯。與此同時他們又向人民力量宣戰,展開抹黑戰術、宣稱保住關鍵廿四席就要投他們,好像只有他們才計算在廿四席中,而忘記了其他同屬中間派的民主派如公民黨、新民主同盟、工黨、街工都是選擇,你這樣的政績市民為什麼還要投你?一切一切看在眼裡只為議席,忘卻用心為市民幹實事的原意,慣性地在議會中提出不可能通過的議案,然後日復一日宣稱今天民主最黑暗。今次選舉民主黨因選情慘烈而作檢討,反應之慢、氣量之小難以相信他們昔日泛民的首領。

民主黨篇幅寫得有點長,只因對其特別失望,我不是要他們亡黨,亦不相信他們投共,我相信他們只是太白痴。希望他們今次認真反省,認真想想到底有什麼方法去對抗保皇黨、提拔新力軍,老鬼們請不要再霸佔民主黨了。

縱觀全港,各大地區民主派下馬,黃洋達之敗尤其失望,因為我很期待他在議會中能一展所長,期望他在議會中發揮創意,如今已失去這個機會了。今次選舉唯一值得高興是新界東四大天王:范國威、梁國雄、張超雄、陳志全齊齊入局,成為民主派成績最好選區之餘 亦一口氣將數席保皇黨、民主黨雙雙踢走,換入正氣新血。縱然新界東的成績僅屬不俗,已值得令身為新東人的我引以為榮,亦感激一眾新東人以自由意志打破配票神話。另外由於香港要贏,劉江華終於都輸,由於伴隨民主派大敗的悲憤,劉江華落敗的消息令人為之一振。雖深知恥笑只是發洩,但還是忍不住要唱一句:「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歌聲多奔放個個喜氣洋洋~」

最後的一點建議,議會失勢意味著接下來更加倚靠民間行動,繼續反對國民教育科之餘,亦要關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動向。未來的戰線定必愈來愈多,身為一名公民,大家一定要為香港、為社會盡多一點綿力,繼續為值得捍衛的事情去發聲、抵抗,爭取我們應有的民主!